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宫颈癌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吴良村治疗卵巢癌经验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5-09
吴良村 ( 1941—) ,男,主任医师,浙江中医药大学教 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第二、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 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精于四大经典,旁及李东垣、朱 丹溪等诸家学说,遵古而不泥古,博采众长,主张辨证与 辨病相结合,提倡中西医优势互补,局部治疗与整体治疗 相结合。从事中医肿瘤学临床及科研工作 50 余载,发表论 文 50 余篇。

浙江中医药大学吴良村教授在长期的理论和临 床基础之上形成了独特的诊疗经验,重视益气养阴 法治疗卵巢癌,对于促进患者术后恢复,延长生存 期,提高生存质量,降低复发率、转移率等方面有 显著的临床效果。现将吴老师治疗卵巢癌的经验总 结如下。

1 病因病机

卵巢癌属于中医学 “癥瘕” “积聚” “肠覃” 等范畴 。《黄帝内经》记载积聚的成因多由 “寒气 客于子门,子门闭塞” ,以致 “气不得通,恶血当 泻不泻,坏以留止,日以益大” 。 《三因极一病证 方论》认为,妇科肿瘤的发生 “多因经脉失于将 理,产褥不善调护,内作七情,外感六淫、阴阳劳 逸,饮食生冷,遂致营卫不疏,新陈干忤,随经败 浊,淋露凝滞,为癥为瘕” 。妇人在经期或产后, 由于感受外邪,或素体阳虚,寒从内生,致使寒气 客于胞宫经脉,阻滞气血运行,遂致瘀积胞宫,日 久形成癥瘕。明代张景岳 《景岳全书》曰 : “凡脾 肾不足及虚弱失调之人,多有积聚之病。 ”因脾肾 两虚,气虚生化乏源,冲任二脉空虚,气血运行失 常,气滞血瘀,久则聚痰酿毒而成癌。民国时期余 听鸿在 《外科医案汇编》中亦指出 : “正气虚则为 岩” 。卵巢是女性重要的生殖器官和内分泌器官, 其功能是周期性地产生卵细胞和雌激素、孕激素。 卵巢功能的周期性变化受肝的影响和调节,清代叶 天士 《临证指南医案》曰 : “女子以肝为先天” 。 因肝主藏血与疏泄,喜调达而恶抑郁,故若郁郁寡 欢、情志失调,易使肝失疏泄,肝气郁结,气行则 血行,若气机阻滞不畅,则气血运行失常,久则气 滞血瘀。

吴老师认为,卵巢癌的根本病机在于正虚邪 积。脏腑虚损,功能失调,阴阳不和,致寒、湿、 毒、痰、瘀等病理产物积聚,积久成癌。观其病程 发展,是因虚而致积,虚实夹杂,终成气、血、 阴、阳俱虚之证。

2 临证思路

2. 1 首重益气养阴

吴老师重视益气养阴法治疗恶性肿瘤。肿瘤之 疾,发展过程缓慢,暗耗气血津液,或脾胃虚弱, 气血生化乏源,或伴热毒伤津,又或放疗、化疗之 热毒损伤,故而阴虚乃常证 。“留得一分津液,便 有一分生机” ,但凡舌苔不厚腻者均可采用养阴为 治疗大法 [1 ] 。综观吴老师益气养阴之方,君、臣、 佐、使配伍严谨,药少而精,因时、因人、因地之 不同,随方加减,不拘于一病一方之囿。考虑到肿瘤患者术后或者放疗、化疗后热毒伤阴、脾胃受 损,因而在用药上较少选用血肉有情之品,恐因滋 腻碍胃而有留寇之患。吴老师对于养阴生津中药的 选择多为甘凉平补、清轻灵动之品,如太子参、生 晒参、南沙参、北沙参、麦冬、天花粉、石斛等。

2. 2 顾护后天脾胃

调护胃气乃医家临证之所重,李东垣在 《脾 胃论》曰 : “历观诸篇而参考之,则元气之充足, 皆由脾胃之气无所伤,而后能滋养元气; 若胃气之 本弱,饮食自倍,则脾胃之气既伤,而元气亦不能 充,而诸病之所由生也” 。可见脾胃是元气之本, 脾胃伤则元气不充,元气不充则疾病由生。手术后 或放疗、化疗后正气受损,脾胃功能欠佳宜平补, 平补之品既能维持人体阴阳平衡又可常用久用,既 不滋腻又不留寇,可有细水长流之效 [2 ] 。如脾胃 虚弱者,宜补益脾胃,以四君子汤、香砂六君子 汤、参苓白术散加减化裁,常用党参、白术、茯 苓、砂仁、白扁豆、薏苡仁、炒麦芽等健脾益气、 和胃化湿之品; 脾阳虚弱者,当温补脾胃,选用理 中丸、黄芪建中汤振奋脾阳; 中气下陷者,选用补 中益气汤补中升阳,以升发脾胃之气而充旺元气, 兼有腹中痛者,加白芍、白术、枳实、炙甘草等; 气血两虚者,拟气血双补,宜八珍汤益气养血; 食 滞胃脘,脘腹胀满者,宜用保和丸消食导滞和胃, 用焦山楂、神曲、炒稻芽、炒麦芽等。

2. 3 重情志调气机

中医历来重视精神心理因素对疾病的影响,同 时情志亦是重要的致病因素 。 《三因极一病证方 论》 中 记 载 : “七 情 者,喜、怒、忧、思、悲、 恐、惊是,若将护得宜,怡然安泰。役冒非理,百 疴生焉。 ”可见情志因素的重要性。吴老师临证时 平易谦和,从容淡定,在详察辨证之间,循而因势 疏导,夹以宽慰幽默之语,致使患者精神调畅,心 境舒展。再加之遣方用药亦重视调畅气机 ,“百病 皆生于气” ,故调气者,以平为期,或升或降,或 固或泄,或出或入,随证治之 。 《类证治裁》曰: “肝为刚脏,职司疏泄,用药不宜刚而宜柔,不宜 伐而宜和。 ”吴老师善用调肝理气法治疗卵巢癌, 常用柴胡、香附、绿梅花、青皮、郁金等药疏肝理 气,白芍、当归、合欢皮等药养肝柔肝。

3 分期治疗,辨证论治

在肿瘤临床治疗中,吴老师强调在辨病的基础 上进行辨证治疗,重视将中医药治疗贯穿于手术、 放疗、化疗治疗的全过程。如术后患者体质虚弱、 体倦乏力,常以四君子汤加减。化疗之后脾胃受 损,运化失常,气血亏损,则拟补脾胃,选用黄 芪、党参、白术、茯苓、山药、陈皮、薏苡仁、阿 胶等健脾益气养血之药。化疗后出现恶心呕吐者加 姜半夏、姜竹茹、赭石、柿蒂等; 出现纳呆时,治 宜健脾和胃,用香砂六君子汤加减以醒脾和胃,常 加用莱菔子、鸡内金、炒麦芽、炒山楂等行气消积 之品; 若胃中痰饮阻滞,治宜燥湿化痰止呕,用小 半夏加茯苓汤; 若心神不安,夜寐欠安,证属血不 养心者,常用炒酸枣仁、五味子等补血养心安神。 如患者在化疗期间或刚结束化疗时,加用车前子、 泽泻等通利小便,可加快化疗药的排泄,减少不良 反应 [3 ] 。放疗后耗伤津液,阴虚不足,宜养阴清 热,常拟沙参麦冬汤加减,如实属热毒,治宜清热 解毒,药用白英、白花蛇舌草、龙葵、半枝莲等。 晚期卵巢癌患者,若疼痛明显者,加用川楝子、延 胡索; 若腹水量多、腹胀明显者,选用大腹皮、龙 葵、猪苓、茯苓、泽泻、车前子等利水渗湿。 吴老师认为中医贵在辨证论治,一般将卵巢癌 分为四个证型,但亦反复告诫勿拘泥证型,需针对 患者情况实施个体化治疗。

3. 1 气血亏虚型

临床常见面色少华、体倦乏力、气短懒言、胃 纳欠佳、大便不调、舌淡苔薄白或腻、脉细弱,投 以八珍汤加减。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 同时脾胃亦为中焦气机之枢纽 。 《黄帝内经》曰: “四时百病,胃气为本” ,脾健胃运,脾升胃降, 气机条畅,气血乃昌,故临证非常重视调理脾胃。 气虚常用太子参、生晒参、党参、黄芪、白术以健 脾补气; 补气防壅,或加陈皮、香附、佛手补中有 疏,调达气机; 脾失健运,以薏苡仁、茯苓、阳春 砂等健脾利湿; 血虚常用当归、白芍、熟地黄、大 枣、阿胶珠等养血补血; 夜寐不安,神疲乏力者, 选用酸枣仁、合欢皮、夜交藤、生麦芽、龙骨、牡 蛎等宁心安神。

3. 2 肝肾不足型

临床常见头晕目眩、耳鸣耳聋、腰膝酸软、骨 蒸潮热、虚烦盗汗、舌红少苔、脉沉细数,吴老师 喜用六味地黄丸加减化裁。方中重用熟地黄、枸杞 子、山萸肉、菟丝子、怀牛膝、桑寄生、肉苁蓉、 杜仲、天麻、钩藤、石菖蒲等以补肾平肝; 若伴有 五心烦热、烦躁之症,喜用银柴胡、炒青蒿清退虚 热,取二至丸之意以补肾养肝; 若伴有盗汗,则选用糯稻根、麻黄根、五味子等敛汗固收之品。

3. 3 气阴两亏型

临床常见体倦乏力、口渴咽干、低热盗汗、舌 红少苔或质裂、脉虚数,常用沙参麦冬汤加减化 裁,因方中沙参、麦冬、玉竹、生地黄、天花粉等 药物清灵,益气养阴又不碍脾胃之运化。若口舌生 疮者,可加用人中白、水牛角片、紫珠草咸寒泻 火、凉血解毒。

3. 4 气滞血瘀型

偏于气滞者临床常见情志不畅、两胁胀痛、大 便不调、舌质偏暗、脉弦等,投以柴胡疏肝散加 减。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在活血的同时还要 注重理气调肝,所以组方用药时贯以疏肝行气之 法,临证喜用绿梅花、八月札、郁金、青皮、柴胡 之品。偏于血瘀者常见口唇爪甲紫暗,下腹部痞满 胀痛,日久出现刺痛,拒按而不移,脉涩或结代, 舌质暗或者舌下络脉瘀滞。吴老师认为,气滞血瘀 型患者多属正气尚存,邪气旺盛,首当攻邪,但应 把握节度,不可耗气伤津,治以少腹逐瘀汤为基 础 [4 ] 。吴老师喜加用丹参,因其活血祛瘀、清心 除烦、凉血消痈之功效显著,同时丹参能增强患者 对放疗、化疗的敏感性。

4 典型病例

患者,女,56 岁,2013 年 12 月 21 日初诊。 主诉: 卵巢癌根治术后 8 个月,反复呕吐 1 个月。 患者 8 个月前出现下腹部肿块伴胀痛,行腹部增强 CT 示: 盆腹腔内可见一菜花状囊实性肿块,约为 14cm × 9. 5cm × 12. 5cm,病灶边界不清。遂于 2013 年 4 月 5 日行卵巢癌根治术,术后病理示: 浆液性乳头状腺癌,Ⅲa 期,大网膜可见转移癌, 子宫壁可见转移癌。2013 年 4 月 17 日起行 8 次化 疗,最后两次化疗呕吐明显。刻诊: 形体消瘦,面 色苍白,神疲乏力,夜寐不安,口干,多汗,纳 呆,呕吐,便秘,舌质偏红、苔黄,脉细偏数。查 CA125: 16. 9U/ml。诊为卵巢癌化疗之后,气阴不 足证。治法: 益气养阴为主,佐以健脾安神。处 方: 太子参 15g,北沙参 15g,麦冬 15g,天花粉 20g,鲜石斛 20g,白术 12g,茯苓 12g,山 药 15g,麦芽 30g,夜交藤 30g,甘草 9g。7 剂,水 煎服,每日 1 剂。

2013 年 12 月 28 日二诊: 夜寐不安较前好转, 体力稍有恢复,口干稍减,余症如前。上方减鲜石 斛,加黄芪 30g、糯稻根 12g。14 剂,水煎服,每 日 1 剂。

2014 年 1 月 11 日三诊: 复查 CA125、CA199 均在正常范围。呕吐明显减轻,胃纳渐佳,大便较 前通畅,口干、汗出明显好转,舌质稍变淡,面色 仍偏白,易疲劳,舌质偏红,尺脉弱。上方加仙鹤 草 30g、大枣 30g。14 剂,水煎服,每日 1 剂。另 嘱每晚睡前干吃枸杞子 15g。

2014 年 1 月 25 日四诊: 精神状态较前好转, 疲劳感减轻,夜寐胃纳尚可,大便基本正常。上方 去麦冬、天花粉,加龙葵 30g。21 剂,水煎服, 每日 1 剂。

2014 年 2 月 15 日五诊: 自诉各症尚可,能进 行轻度家务劳动,口渴、汗出已不明显,舌淡红、 苔黄中根偏腻,脉细、左关稍弦滑。嘱饮食忌过 饱,情志勿过用。上方去糯稻根,加炒山楂 9g、 香附 12g,麦芽改炒麦芽 30g。28 剂,水煎服,每 日 1 剂。

2014 年 3 月 15 日 六 诊: 复 查 癌 胚 抗 原、 CA125、CA199、血常规、肝功能、肾功能等无明 显异常。因舌苔中根部厚腻基本已退,故上方去山 楂继服 28 剂。此后患者每月复诊 1 次,处方遵循 益气养阴佐以健脾理气的治法,酌情稍事加减。 患者坚持服药近 3 年,2016 年 9 月 14 日患者来院 复诊,精神尚可,无明显不适。腹部增强 CT 示: 卵巢癌术后改变,目前局部未见明显复发及转移 征象。

按: 患者因手术及多次化疗损伤正气,耗伤气 血,故见形体消瘦,面色苍白,神疲乏力; 化疗为 火毒之邪,耗伤津液,故见口干、便秘; 气血不 充,气不摄津,故见汗出; 气血耗伤,心神失养, 故见夜寐不安; 舌质偏红、苔黄,双侧脉细偏数乃 伤阴耗气之象。故以益气养阴为主,佐以健脾安 神,投以沙参麦冬汤和四君子汤加减。药用北沙 参、麦冬、天花粉、鲜石斛益气养阴,太子参、白 术、茯苓、甘草、山药健脾益气。因兼有夜寐不 安,故用麦芽、夜交藤以宁心安神。二诊口干之症 稍好,但仍汗出不固,加用黄芪、糯稻根以益气敛 汗。三诊患者面色偏白,易体倦乏力,宜顾护气 血,加用仙鹤草、大枣,因仙鹤草又名脱力草,具 有补虚、消积、涩汗之功效,与大枣同用,增强补 益气血之功效。又尺脉弱,尚有口干之症,故兼有 肝肾阴亏之证,嘱睡前干嚼枸杞子,该法出自张锡 纯 《医学衷中参西录》 ,曰 “枸杞能补益元阴,与 先天元阳相济,是以有此功效” 。四诊患者无明显不适,为防止气阴两虚之证郁久化热,故加用龙葵 清热活血、散瘀解毒。五诊时舌苔脉象显示中焦脾 胃有积,故加用山楂消食健胃、行气散瘀。左关脉 偏弦,加用香附疏肝理气,同时叮嘱患者需注意饮 食和情志的调节 , “勿使过之,伤其正也” 。六诊 后患者病情平稳,治疗以益气养阴为主,佐以健脾 理气,酌情加减。患者坚持服药,未见复发。本案 气阴共补,顾护脾胃,以平为期,佐以疏肝理气、 解毒散瘀之品,共奏 “养正积自消”之功效。

参考文献

[ 1] 宋巧玲, 沈敏鹤, 阮善明, 等. 吴良村治疗胃癌经验撷菁 [ J] . 中华中医药学刊, 2010, 24( 2) : 263- 265.
[ 2] 郑丽萍, 沈敏鹤, 阮善明, 等. 吴良村临证治疗乳腺癌经 验[ J] . 四川中医, 2011, 29( 8) : 12- 13.
[ 3] 王琦, 郭勇. 吴良村中西医结合治疗癌症经验[ J] . 中医 杂志, 2004, 45( 8) : 582- 583.
[ 4] 莫建澍, 王彬彬, 沈敏鹤. 吴良村论治卵巢癌临床经验探 析[ J] . 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6, 40( 9) :663- 665.

作者:黄宏 沈敏鹤 阮善明 单飞瑜
Tag标签: 卵巢癌(5)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