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夜啼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小儿睡惊症的中医治疗方法

来源:中医中药秘方网 作者: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2-23
小儿睡惊症是指在深睡眠期(或称非快速动眼 睡眠, NREM) 的第Ⅲ、 Ⅳ期, 儿童突然发出尖叫或呼 喊, 伴有惊恐表情、 自主神经症状和不自主的动作行 为表现的一种病症 [1-2] , 在中医被称为 “夜惊” , 对于 它的描述散在见于 “不寐” “夜啼” “客仵” 等疾病 范畴之中 [3] 。 本病常为家长所忽视, 认为只是亚健康 的一种表现。 但是长期而持续的睡眠障碍有可能会 造成严重后果, 逐渐发展为儿童明显的行为问题, 如 小儿抽动秽语综合征、 强迫症、 遗尿症等 [4] 。

睡惊症的病位非独在“心肝”

随着中医学的发展与临床疾病谱的变化, 对睡 惊症的认识也有待深入。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曰: “阴在内, 阳之守也; 阳在外, 阴之使也” 。 卫阳 通过阳跷脉、 阴跷脉而昼行于阳, 夜行于阴。 正常人 体的睡眠依赖于自身的 “阴平阳秘” , 阳气能够入于 阴分则夜寐眠安。 小儿在生理上原本具有 “心常有 余” “肝常有余” “阳常有余” 的特点。若由于饮食 积滞内热或外感邪气化火, 引起心火的内扰或者肝 阳的偏亢, 皆可导致卫阳出入阴分的失调, 阴阳平衡 偏颇而造成夜惊 [5] 。 这种传统理论一直约束着对小 儿睡惊症病因病机的认识, 影响睡惊症的研究和发 展。 事实上, 睡惊症与脏腑的关系非独在 “心肝” 两 脏也, 胆气受损亦是引起睡惊症的重要原因。 通过 对临床的观察我们发现, 在小儿睡惊症的发病中, 受惊、 打骂常为主要诱因, 且患儿常表现出胆小、 容 易紧张等明显的性格特点。 另外除夜寐不安、 惊啼叫 扰的主症外, 患儿还呈现目下、 鼻周唇周泛青, 脉弦 滑、 苔腻等体征。 这些伴随症状是不能完全用阴阳失 调、 心火内扰、 肝阳偏亢来解释的。 其实古代医家也 认识到小儿睡惊症与胆的关系。 如在 《太平圣惠方》 中曰: “胆虚不得睡者, 是五脏虚邪之气……伏气在 胆, 所以睡卧不安, 心多惊悸, 精神怯弱” 。

小儿睡惊症从胆论治的理论基础

1. 小儿体禀少阳, 在腑为胆 明代万密斋在 《育 婴秘诀· 五脏证治总论》中指出: “春乃少阳之气, 万 物之所以发生者也。 小儿初生曰芽儿者, 谓如草木之 芽, 受气初生, 其气方盛, 亦少阳之气方长未已” 。 形 象地描述了小儿体禀少阳、 生机勃发的特点, 同时表明了少阳在小儿的生长发育中的主导作用 [6-7] 。 少阳 在腑为胆, 通于春气, 主于疏泄。 小儿体内气机的升 降、 血量的调节、 津液的输布、 阴阳的转化都与其关 系密切。 可以说少阳胆气的充盛与否直接影响着小 儿的各种生理病理活动。

1.1 胆对睡眠起着调控的作用 《素问· 六微旨 大论》 曰: “出入废则神机化灭, 升降息则气立孤危。 故非出入则无以生、 长、 壮、 老、 已, 非升降则无以 生、 长、 化、 收、 藏。 是以升降出入, 无器不有” 。 升降 出入是气血津液运行的基本形式, 是阴阳平衡的基 础。 胆因其为气机升降的枢纽, 对于阴阳调节起决 定性作用。 若由于惊吓外邪等原因导致胆气受损、 枢 机不利, 则营卫之气的运行就会受阻, 营阴卫阳不相 顺接而睡眠失常, 睡中惊起 [8] 。 正如《太平圣惠方》 中曰: “胆虚不得睡者, 是五脏虚邪之气……伏气在 胆, 所以睡卧不安, 心多惊悸, 精神怯弱” 。

1.2 胆与勇怯关系密切 《素问 ·奇病论》 中云: “此人者, 数谋虑不决, 故胆虚” 。 即揭示了当一个 人处事时总难以下判断, 步步不前, 与其胆气虚损有 很大关系。 《素问·灵兰秘典论》云: “胆者, 中正之 官, 决断出焉” 。 《类经·藏象论》云: “肝胆相济, 勇 敢乃成” 。 在五脏六腑中与勇怯与胆紧密相连。 小儿 脏腑娇嫩, 对于惊恐紧张等耐受能力原本就比成人 低, 胆气受损的几率也远远大于成年人。 若暴受惊 恐, 突然受到惊吓, 势必损伤小儿稚嫩之胆气而出现 惊恐、 怯懦的表现。 如沈金鳌在《幼科释谜》中云: “小儿脏腑脆弱, 易于惊恐” 。

2. 胆病波及心、 肝 胆为中正之官, 内藏胆汁 精华, 可消化运腑, 令五脏得有所养; 心为君主之官, 主君火而藏神, 五神之统一者。 《重订严氏济生方》 曰: “心气安逸, 胆气不怯, 决断思虑, 得其所也” 。 只有在心气平和安逸, 胆气充盛不怯的情况下, 心胆 交和才能决断思虑, 无生烦惊 [9] 。 否则即如《金匮玉 函经二注》 所言: “烦惊虽系乎心, 未有不因于胆, 何 者? ……胆气不足则疏泄不及, 上为宗气不利, 心气 失和, 心神无主, 则易生惊惕恐惧” 。 因此, 小儿睡 惊症的患儿严重者可伴有强迫症、 抑郁症等精神症 状。 另外在经络上, 心胆亦互相联通。 《灵枢 ·经别》 曰: “足少阳之正……循胸里属胆, 散之上肝贯心” 。 《灵枢·经脉》曰: “胆足少阳之脉……是动则病口 苦, 善太息, 心胁痛不能转侧” 。

五脏六腑中, 肝与胆互为表里关系密切, 因此胆 病也多波及于肝。 《素问 · 宣明 五气》 云: “肝藏魂” 。 《素问·六节脏象论》云: “肝者, 罢极之本, 魂之居 也” 。 《灵枢 · 本神》云: “肝, 悲哀动中则伤魂, 魂伤 则狂忘不精, 不精则不正” 。 魂为阳, 血为阴。 “孤阳 不生, 独阴不长” 。 肝魂之存舍有赖于肝血功能的正 常。 胆损及肝或影响肝藏血的功能, 出现梦游、 梦呓 及幻觉等严重伴随症状; 或影响肝主疏泄的功能, 导 致肝气外露, 青色显现于面等体征。 故临证之时常见 患儿出现面色泛青或眼周、 鼻周泛青的特点。

治疗方法

1. 治病求本 根据本病的基本病机——胆气 受损, 采用温胆化痰之法。 虽日温胆, 非温凉之意, 而是取温和之温也。 《古今名医方论》云: “胆为中 正之官, 清净之府。 喜宁谧, 恶烦扰, 喜柔和, 不喜壅 郁, 盖东方木德, 少阳温和之气也” 。 是故治胆多以 “温和” 为要。 方选用温胆汤加减。 药物组成为: 生 姜五片, 半夏二两 (洗) , 橘皮三两, 竹茹二两, 枳实二 两 (炙) , 甘草一两 (炙) , 大枣一枚, 茯苓一两半。 方中半 夏辛温, 长于燥湿化痰。 竹茹甘而微寒, 归肺、 胃、 胆 经, 可止呕除烦, 清热化痰。 再佐以枳实破气消滞, 陈皮理气健脾, 茯苓健脾渗湿, 甘草调和诸药。 兼加 姜、 枣, 止呕解毒, 和胃健中。 全方化痰而不过燥, 清 热而不过寒使痰热得清, 气机得畅, 胆气得和。 2. 标本同治 波及于肝见鼻周面色泛青者, 加 柴胡、 黄芩以疏肝利胆; 见肝风内动抽搐者, 加钩 藤、 全蝎、 蜈蚣以平肝熄风。 波及于心见惊悸不安 者, 加远志、 珍珠母、 牡蛎以镇静安神; 见心火上炎 口舌生疮者, 加黄连以清泻心火; 见胸中烦闷者, 加 栀子、 淡豆豉以清心除烦; 见眠浅易醒者, 加炒酸枣 仁、 柏子仁以宁心安眠。 大便干结者, 加郁李仁、 瓜 蒌仁以开郁通便; 脾虚容易腹泻者, 加升麻、 葛根以 升举阳气, 合黄芪以增强健脾益气之功; 智力欠佳 者, 加蔓荆子、 益智仁以开窍益智; 口苦、 胁痛、 小便 色赤者, 佐以知母、 黄柏以清泻相火。

验案举例

患儿某, 男, 8岁, 2011年9月18日初诊。 主诉: 睡 觉中突然惊叫、 哭喊3月余。 现病史: 患儿3个月前因 车祸受惊吓后出现睡觉中突然惊叫、 哭喊, 醒后不能 自知, 家长未予重视和治疗, 症状逐渐加重。 于当地 医院做脑电图、 CT检查未见异常, 考虑为睡惊症, 自 行服用安神类中成药后未见明显改善, 遂就诊于我 院。 刻下症: 睡觉中突然惊叫、 哭喊, 平素胆小, 脾气 急躁, 烦躁不安, 小便正常, 大便偏干。 查体: 鼻周、 口周色青。 舌尖红、 苔黄腻, 脉弦滑数。 西医诊断: 睡 眠障碍; 中医诊断: 小儿胆惊症。 证属胆气受损, 波 及肝心, 治以温胆化痰兼以清心平肝。 处方: 清半夏 10g, 竹茹10g, 枳实10g, 陈皮10g, 茯苓20g, 柴胡10g, 黄芩20g, 炙甘草10g, 远志12g, 珍珠母30g, 酸枣仁 30g, 郁李仁10g, 栀子10g, 黄连3g。 14剂, 每日1剂, 水 煎服。 2011年10月2日二诊: 服药后夜里惊起次数明显减低, 脾气急躁好转, 大便稍干。 查体: 鼻周、 口周 泛青。 舌淡红、 苔黄稍腻, 脉弦滑数。 上方去栀子、 黄 连, 加麦冬10g, 石斛20g, 三七粉 (冲服) 5g, 瓜蒌仁10g。 14剂, 每日1剂, 水煎服。 2011年10月16日三诊: 服药后 症状均好转, 夜眠安稳, 大便不干。 上方去柴胡、 黄 芩、 瓜蒌仁、 郁李仁, 改茯苓为茯神30g。 继服30剂 后, 临床治愈。

按: 该患儿自幼胆小, 提示胆气不足, 且发病前 存在明显诱因, 导致胆气受损加剧。 胆气受损则疏 泄失职, 气机不利。 卫阳运行受阻, 不能潜入阴分即 造成睡眠不安, 夜中惊醒、 哭闹等症。 且胆气受损, 津气不利, 气不行津, 津聚为痰, 痰热上扰于心, 可见 烦躁不安, 舌尖红; 肝胆互为表里, 胆病损及于肝, 肝气不疏, 郁而化火, 则兼脾气急、 口周鼻周色青, 脉 弦等。 治以温胆化痰, 清心舒肝。 方选温胆汤为基础, 取其温胆化痰之意, 合柴胡、 黄芩以疏肝和解少阳, 远志、 珍珠母、 酸枣仁以宁心安神, 栀子、 黄连以清 泻心火。 二诊时患儿睡眠惊起次数减少, 脾气急躁好 转, 舌淡红, 苔黄稍腻, 故去栀子、 黄连, 加麦冬、 石 斛、 三七粉以加强养阴安神之功。 三诊时患儿已无明 显症状, 故去柴胡、 黄芩, 改茯苓为茯神继服30剂以 巩固疗效。

参 考 文 献

[1] American Academy of Sleep Medicine.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Sleep Disorders.2nd ed.Chicago,Illinois:American Academy of Sleep Medicine,2005:XII-XV
[2] Kass L J.Sleep problems.Pediatr Res,2006,27(12):455-462
[3] 徐荣谦.中医儿科学.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0:299
[4] 刘智胜,静进.儿童心理行为障碍.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 84-90
[5] 宋柞民,李晓梅,钱进,等.中医临宋证治系列讲座-第15讲小 儿夜啼.中级医刊,1997,32(3):53-55
[6] 刘弼臣.论小儿体禀少阳.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2006,1(1):35
[7] 徐荣谦,刘玲.少阳学说与小儿生理病理特点.中华中医药杂志, 1999,14(4):10-11
[8] 潘大为.《内经》中的胆与神志.江苏中医药,2008,40(11):23-25
[9] 孙天福.浅析心胆神合论.河南中医,2004,24(10):8-9

【作者】 冯海音; 徐荣谦; 唐坤泉; 程玉聪; 靳晓霞; 王瑞萍;
Tag标签:

上一篇:“夜哭郎”中医叫夜啼 推荐验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