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便秘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郁证便秘论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12-15
现代医学将慢性便秘定义为存在至少 3 至 6 个月 的以下 2 个或 2 个以上症状:排便频率减少, 排便费 力, 粪便变形, 粪便干结, 排便不尽感或直肠肛门阻塞 感, 需手法辅助排便, 未使用泻药情况下罕有稀便 [1 ] 。 中医将便秘定义为大便秘结不通的病证, 可表现为排 便间隔延长, 或虽不延长但排便困难。长期以来, 中医 按虚(气虚、 血虚、 阴虚、 阳虚)实(热秘、 气秘、 冷秘)为 纲辨治便秘。其实, 便秘无论虚实, 都存在因七情失和 所引起的郁证性便秘, 对此需要从郁论治或配合从郁 论治, 方能取得更好的疗效。

1 郁证性便秘的病因病机

“魄门亦为五脏使 ” (《素问·五藏别论》 ), 大便正 常与否关乎于五脏功能的协调。清代黄元御《四圣心 源·便坚根原》 载 :“盖肾司二便, 而传送之职, 则在庚金;疏泄之权, 则在乙木。阴盛土湿, 乙木郁陷, 传送之 窍既塞, 疏泄之令不行。大肠以燥金之腑, 闭涩不开, 是以糟粕零下而不黏联, 道路梗阻而不滑利;积日延 久, 约而为丸。 ” 可见乙木郁陷疏泄失权, 可影响大肠传 送。而肝之疏泄功能可因情志而伤, 于是郁证性便秘 成立。

1. 1 肝肠相通, 肝郁肠滞 金元李东垣认为, 如同胸 胁苦满、 口苦、 寒热往来一样, 大便困难也是肝木枢机 不利的表现之一 。《脾胃论·脾胃胜衰论》 载 :“肝木妄 行, 胸胁痛, 口苦舌干, 往来寒热而呕, 多怒, 四肢满闭, 淋溲便难, 转筋, 腹中急痛, 此所不胜乘之也。 ” 历史上有四位医家认为肝与大肠相通, 大便秘泄 病位虽在大肠, 但与肝之疏泄功能正常与否密切相关。 其一是明代李梴, 其在《医学入门》 中指出 :“肝与 大肠相通(肝病宜疏通大肠, 大肠病宜平肝经为主) ……因怒伤肝, 乘肺传大肠者, 肠鸣气走有声, 二便或 闭或溏, 六君子汤加苏子、 大腹皮、 木香、 草果、 厚朴、 枳 实。便闭者, 三和散、 四磨汤。 ”

其二是清代程杏轩, 其在《医述》 中遵李梴注解: “肝与大肠相通, 肝病宜疏通大肠;大肠病宜平肝。 ” 其三是清代唐容川, 其在《金匮要略浅注补正》 中 直指肝失疏泄则大便困难 :“肝主疏泄大便, 肝气既逆, 则不疏泄, 故大便难。 ” 其在 《中西汇通医经精义·脏腑 通治》 中再次强调 :“肝与大肠通, 肝病宜疏通大肠, 大 肠病宜平肝经为主。肝内膈膜, 下走血室, 前连膀胱, 后连大肠。厥阴肝脉, 又外绕行肛门。大肠传导, 全赖 肝疏泄之力。以理论, 则为金木交合。以形论, 则为血 能润肠, 肠能导滞之。故所以肝病宜疏通大肠, 以行其 郁结也。大肠病如痢症、 肠风、 秘结、 便毒等症, 皆宜平 肝和血润肠, 以助其疏泄也。 ” 此理论亦受到民国医家 涂蔚生的推崇 (《推拿抉微·认症法·脏腑通治》 )。

其四是清代吴谦, 其在 《医宗金鉴·订正仲景全书 金匮要略注》 中指出大便困难如同胁痛一样均是肝失 条达之果 :“肝自郁则失其条达之性, 必本经自病, 故便 难两胠痛也。 ” 现代陈英杰提出“肝寄腑于大肠” 之论, 以试图解 释 “肝与大肠相通” 的病机。其大意是与肝相表里的胆 难以为肝降泄浊气, 故借道大肠而行降浊功能;肝气疏 泄正常则利于大肠降泄浊气、 排出糟粕, 反之大肠开合 有度则利于肝气疏泄 [2 ] 。 肝与大肠相通, 肝失疏泄条达之令则大便困难, 故 便秘易受情志因素的影响。这是有目共睹的临床 事实。

1. 2 忧愁思虑, 气结气虚 《灵枢·本神》 载 :“愁忧 者, 气闭塞而不行 。 ” 《素问·通评虚实论》 载 :“隔塞闭 绝, 上下不通, 则暴忧之病也。 ” 后世医家对此多有注 解。明代医家王肯堂 《证治准绳·关格》 载 :“忧愁则气 闭塞不行, 血脉断绝, 故大小便不得通。 ” 董宿《奇效良 方·膈噎门(附论)》 载 :“大凡忧愁愤怒, 盖出于思, 思 则伤神, 气不舒, 气聚结不散, 为结为痞, 为膈为噎, 乃 正气虚, 使气道嗌塞, 大便自结。 ” 清代姚止庵《素问经 注节解》 载 :“然愁忧者, 气闭塞而不行, 故隔塞否闭, 气 脉断绝, 而上下不通也。气固于内, 则大小便道偏不通 泄也。何者? 藏府气不化, 禁固而不宣散, 故尔也。 ” 可见历代诸家基于《内经》 所论, 均认为忧愁思虑 可以导致脏腑气机闭塞不行而发生便秘。结合肝与大 肠相通理论, 可以进一步理解为忧愁思虑导致肝气失 于疏泄, 影响大肠传导而致便秘;又根据思伤脾、 思则 气结的理论, 可以理解为脾气约束不能为胃行其津液 而发生脾约便艰。

以上均从情志因素导致气机郁滞立论。明代秦景 明在 《症因脉治·大便秘结论》 中的论述更为全面, 其 将忧愁思虑引起便秘的病机分为虚实两个方面 :“怒则 气上, 思则气结, 忧愁思虑, 诸气怫郁, 则气壅大肠, 而 大便乃结。若元气不足, 肺气不能下达, 则大肠不得传 道之令, 而大便亦结矣。 ” 结合忧伤肺、 肺与大肠相表里 的理论, 可以理解为忧愁思虑致使肺脾气虚不足, 无力 推送大肠传导, 从而发生虚秘, 与气壅大肠之实秘形成 对照。

明代徐春甫 《古今医统大全·痨瘵门》 也注意到了 忧伤损耗肺之气液导致虚秘的病机 :“劳于肺者, 因过 忧而耗气, 则燥胜而液枯, 干欬声哑, 二便秘濇, 皆由此 而作也。 ” 而清代叶天士则认为肺气痹阻可致实秘, 提 出了 “肺痹” 便秘的证治, 其在《临证指南医案·肺痹》 中指出 :“脉小涩, 失血呕逆之后, 脘中痞闷, 纳谷 胀, 小便短赤, 大便七八日不通。此怒劳致气分逆乱, 从肺 痹主治。怒劳气逆, 鲜枇杷叶、 土栝蒌皮、 黑栀皮、 郁 金、 杏仁、 杜苏子、 紫降香、 钩藤。 ” 概而言之, 忧愁思虑、 怫郁愤怒等七情内伤影响气 机导致的便秘有虚实两端。气滞实秘乃是由于肝失调 达、 气机郁滞或肺气痹阻导致气壅大肠, 气弱虚秘乃是 由于脾肺气虚无力推送大肠传导。

1. 3 五志化火, 津枯肠燥 七情五志郁久化火, 耗伤 阴津血液, 致使肠枯便秘, 犹如无水行舟。丹波元坚 《杂病广要·痼冷积热》 载 :“倘使七情抑郁, 五志感触, 六淫外侵, 以致营卫不调, 气血变乱, 阴阳舛错, 即我之 真元, 变而为烁石消金之烈焰, 津精血液从此而枯, 枯 则虚火愈甚, 轻为舌破口糜, 齿疼目痛, 二便秘结” 。 清代张璐 《张氏医通·火》 认为五脏六腑皆可因五 志之火灼伤津液而致肠燥便秘 :“又凡动皆属火, 故气郁火起于肺, 大怒火起于肝, 醉饱火起于脾, 思虑火起 于心, 房劳火起于肾, 此五脏所动之火也。然而六腑皆 然……舌苔喉痛, 便秘不通, 此大肠之火动也。 ” 脏腑诸火之中, 心火及肝火最易引起便秘。清代 黄凯钧 《友渔斋医话·证治指要一卷》 载 :“用心血耗, 好色精亏, 善怒肝旺, 肝旺则脾胃先伤, 纳食欠运, 大便 或燥结, 或溏泄, 饮食不化精微, 而成痰涎。 ” 清代张锡 纯 《医学衷中参西录·脑充血门》 载 :“盖大便不通, 是 以胃气不下降, 而肝火之上升, 冲气之上冲, 又多因胃 气不降而增剧。 ”

火旺劫津, 导致肠燥虚秘;另一方面, 也可因思伤 脾, 脾胃虚弱生化不足, 导致津血亏虚便秘, 殊途同归。 丹波元坚 《杂病广要·脾胃病》 认为思虑伤脾既可引起 便溏又可引起血枯便秘 :“思虑则伤脾。心脾相连, 心 生血而脾统血, 血枯脾弱, 外证则大肠干燥而秘结, 非 若饮食不节, 脾气损伤, 大肠多溏也。当归补血药, 故 用之最多。 ” 年迈体虚、 忧思郁结亦可导致津枯便秘, 如 清代林珮琴在《类证治裁·肝气肝火肝风论治》 中指 出 :“高年忧思菀结, 损动肝脾, 右胁气痛, 攻胸引背, 不 能平卧, 气粗液夺, 食少便难。 ”

1.4 心主神明, 劳心便秘 《素问·灵兰秘典论》 最早 暗示情志影响心主神明的功能可能引起便秘 :“主不明 则十二官危, 使道闭塞而不通, 主明则下安。 ” 明代傅仁宇则明确指出情志伤心可致血燥津枯便 难, 其在 《审视瑶函·运气原证》 中指出 :“心者, 神明之 官也, 忧愁思虑则伤心, 神明受伤, 则主不明而十二官 危, 故健忘怔忡。心主血, 血燥则津枯, 故大便不利。 ” 清代诸家均有同感, 黄庭镜 《目经大成》 进一步阐述道: “心者, 神明之官。过于思虑忧愁, 久久则成心劳, 心劳 而神明伤矣。是以怔忡健忘, 目暗羞涩。且心主血, 血 燥便难, 血濡便润。 ” 巢元方 《诸病源候论·虚劳病诸候 上》 也指出劳心便秘的现象 :“心劳者, 忽忽喜忘, 大便 苦难, 或时鸭溏, 口内生疮。 ” 可见劳心导致的便秘既可因于心火炽盛伤津而肠 枯便涩, 也可因于心血亏虚而肠枯便涩。

1. 5 气郁食滞, 痰瘀内阻 肝失条达、 气机郁滞造成 六郁, 尤以食、 痰、 瘀最能影响肠腑通畅。元代朱丹溪 《丹溪心法·破滞气七十九》 有载 :“七情相干, 痰涎凝 结, 如絮如膜, 甚如梅核窒碍于咽喉之间, 咯不去咽不 下, 或中艰食, 或上气喘急, 曰气隔、 曰气滞、 曰气秘、 曰 气中, 以至五积六聚, 疝癖癥瘕, 心腹块痛, 发则欲绝 殆, 无往而不至矣。 ” 说明气滞痰瘀可以引起便秘。 情志怫抑也可引起血瘀便秘。清代陈士铎《辨证 录·大便秘结门》 即指出 :“人有大便闭结不通, 手按之 痛甚欲死, 心中烦躁, 坐卧不宁, 似乎有火, 然小便又复 清长, 人以为有硬屎留于肠中也, 谁知有蓄血不散乎? 夫蓄血之症, 伤寒多有之, 今其人并不感风寒之邪, 何 亦有蓄血之病? 不知人之气血, 无刻不流通于经络之 中, 一有怫抑, 则气即郁塞不能, 血即停住不散, 遂遏于 皮肤而为痈, 留于肠胃而成痛, 搏结成块, 阻住传化之 机, 隔断糟粕之路, 大肠因而不通矣。 ”

2 郁证性便秘的治法方药

以下治法方药均明言可用于治疗情志因素所引起 的郁证性便秘。

2. 1 疏肝解郁、 清肝泻火类 宋代王怀隐、 陈昭遇等 著 《太平圣惠方·肝实热》 载泻肝柴胡散(柴胡、 玄参、 甘菊花、 地骨皮、 羌活、 细辛、 川大黄、 石膏、 黄芩、 羚羊 角屑、 蔓荆子、 炙甘草)“治肝实热, 头疼目眩, 心膈虚 烦, 大肠不利” 。 明代李梴《医学入门·杂病用药赋(十)》 载泻青 丸(龙胆草、 当归、 川芎、 山栀、 大黄、 羌活、 防风、 竹叶、 薄荷 )“治肝经郁热, 两胁因怒作痛, 目自肿疼, 手循衣 领, 大便秘涩” 。《医学入门·发热(附恶寒)》 又载: “内伤色欲, 阴虚发热, 便硬能食者, 滋阴降火汤、 加味 逍遥散、 清骨散。 ” 明代陈实功 《外科正宗·阴疮论第三十九》 载凉荣 泻火汤(川芎、 当归、 白芍、 生地黄、 黄芩、 黄连、 山栀、 木 通、 柴胡、 茵陈、 龙胆草、 知母、 麦冬、 甘草、 酒炒大黄) “治妇人怀抱忧郁, 致生内热, 小水涩滞, 大便秘结” 。 清代吴鞠通 《吴鞠通医案·淋浊》 载有借火腑通胆 腑法(黄芩、 桃仁泥、 胡黄连、 龙胆草、 广郁金)“治因怒 郁而大小便闭” 之案。

清代魏之琇 《续名医类案·郁症》 载以杏仁、 桃仁、 树根皮、 山栀仁、 青皮、 槟榔、 枳壳治“肝经郁火所致大 便秘结” 案 。《续名医类案·二便不通》 中又介绍一便 秘案治疗过程:初因小便时秘, 服五苓散、 八正散、 益元 散俱不效;因二尺俱无脉, 用八味丸补益下元阴虚水 涸, 又不效;用脾约丸、 润肠丸, 大便反连闭十日;用三 一承气汤下之, 服后微利随闭并绕脐满痛;复用舟车 丸、 遇仙丹, 日利三五次, 里急后重, 粪皆赤白, 半月间 日夜呻吟。易诊之关尺无恙, 病在膈上, 此思虑劳神气 秘病也。以越鞠汤(香附、 苏梗、 连翘、 山栀、 川芎、 苍 术、 黄芩、 神曲、 桔梗、 枳壳、 甘草)投之, 服一盂嗳气连 出, 再一盂大小便若倾, 所下皆沉积之物, 浑身稠汗。 次早复诊, 六脉无恙, 调理气血数日痊愈。若论通下之 力, 越鞠汤无可与脾约丸、 润肠丸、 三一承气汤及舟车 丸类比肩。提示治疗郁证性便秘, 解郁贵于通腑, 通腑 勿忘解郁。

当然也不可拘执, 如果肝火恒致大便不通, 通利大便亦是清泄肝火下行之道 。《医学衷中参西录·肠胃 病门》 载 :“素有肝气病, 因怒肝气发动, 恒至大便不通, 必服泻药始通下。 ” 故肝火便秘, 通便即是泻火降火。

2. 2 行气燥湿、 宽中化滞类 宋代严用和《严氏济生 方·胀满论治》 载紫苏子汤(紫苏子、 大腹皮、 草果仁、 半夏、 厚朴、 木香、 橘红、 木通、 白术、 枳实、 人参、 炙甘 草、 生姜、 大枣 )“治忧思过度, 邪伤脾肺, 心腹膨胀, 喘 促胸满, 肠鸣气走, 辘辘有声, 大小便不利, 脉虚紧而 涩” 。

元代危亦林 《世医得效方·秘涩》 载小通气散(陈 皮、 苏叶、 枳壳、 木通 )“治虚人忧怒伤肺, 肺与大肠为传 送, 致令秘涩。服燥药过, 大便秘亦可用” 。 《丹溪心法·破滞气七十九》 载分心气饮真方(紫 苏子、 半夏、 枳壳、 青皮、 橘红、 腹皮、 桑白皮、 木通、 赤茯 苓 )“治忧思郁怒诸气, 痞满停滞” 。 明代丁毅 《医方集宜·秘结门》 载三和散(羌活、 紫 苏叶、 宣木瓜、 大腹皮、 沉香、 槟榔、 木香、 陈皮、 白术、 川 芎、 炙甘草 )“治七情气结, 脾胃不和, 心腹痞满, 大便秘 涩” 。

《医学入门·燥结》 载 :“七情气闭, 后重窘迫者, 三 和散、 六磨汤。 ” 《张氏医通·腹满》 载局方七气汤(半夏、 人参、 生 姜、 桂心、 甘草 )“治忧思过度致伤脾胃, 心腹膨胀, 喘促 烦闷肠鸣, 气走辘辘有声, 大小便不利, 脉虚而涩” 。

2.3 清心安神、 益脾养血类 顾靖远《顾松园医镜· 虚劳》 载天王补心丹“治忧愁思虑伤心, 心血不足, 神 志不宁, 健忘怔忡, 心跳善惊, 虚烦无寐, 大便不利, 小 便短赤, 咽干口渴, 口舌生疮等症” 。 黄庭镜 《目经大成》 载补心丹(生地黄、 丹参、 玄参、 朱砂、 茯神、 柏子仁、 酸枣仁、 天冬、 麦冬、 五味子、 人参、 远志、 桔梗、 当归)治思虑忧愁心劳神伤之血燥便难(见 前), 谓 “血濡便润” 。

林珮琴《类证治裁·三消论治》 载 :“谓忧伤心, 思 伤脾, 郁结不遂, 则营液暗耗, 胃大肠俱失通润, 而肌肉 风消也。宜归脾汤送固本丸, 或生脉散。 ” 《张氏医通·大小便不通》 载 :“汪石山治一妇, 因 忧惧劳倦, 小腹胀满, 大小便秘结不通, 医以硝、 黄三下 之, 随用随秘, 反增胸腹胃脘胀痛, 自汗食少。汪诊之, 脉皆濡细而数。曰:此劳倦忧惧伤脾也。盖脾失健运 之职, 故气滞不行, 前药但利血而不能利气, 遂用人参 二钱, 归身钱半, 陈皮、 枳壳、 黄芩各七分, 煎服而愈。 ” 健脾益气通便胜于硝黄, 此亦乃郁证性便秘之特点。

2. 4 化痰化瘀类 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牵牛子》 载 :“一宗室夫人, 年几六十。平生苦肠结病, 旬日一 行, 甚于生产。服养血润燥药则泥膈不快, 服硝黄通利 药则若罔知, 如此三十余年矣。时珍诊其人体肥膏粱 而多忧郁, 日吐酸痰碗许乃宽, 又多火病。此乃三焦之 气壅滞, 有升无降, 津液皆化为痰饮, 不能下滋肠腑, 非 血燥比也。润剂留滞, 硝黄徒入血分, 不能通气, 俱为 痰阻, 故无效也。乃用牵牛末皂荚膏丸与服, 即便通 食, 且复精爽。盖牵牛能走气分, 通三焦;气顺则痰逐 饮消, 上下通快矣。 ” 此案患者由于体肥痰多滞膈, 故化 痰通腑力胜硝黄。

《杂病广要·噫醋(吐酸)》 载先予丁灵丸(此当是 香灵丸, 用丁香、 辰砂、 五灵脂, 及狗胆汁或猪胆汁), 继 用温胆汤加姜、 连, 后以二陈汤加味治疗其族妹悒悒思 虑、 大便燥结半月一行。其法亦以化痰为主。

《张氏医通·惊》 治惊怒致痰气中结便秘 , “用钩藤 钩一两, 煎成入竹沥半盏, 姜汁五匕, 连夜制服。明日 复延往候, 云服药后, 即得安寐, 六脉亦已稍平, 但促未 退。仍用前方减半。调牛黄末一分。其夕大解三度, 共去结粪五六十枚, 腹胀顿减, 脉静人安。稀糜渐进, 数日之间, 平复如常 ” 。《张氏医通·大小便不通》 还主 张用导痰汤多加姜汁、 竹沥, 下滚痰丸, 甚者予下控涎 丹, 以治肥人素多痰饮湿热结聚之大便不通者。 《辨证录·大便秘结门》 以抵当汤(水蛭、 大黄、 桃 仁、 虻虫、 枳实、 当归)治疗因于怫抑之蓄血便秘。 2.5 现代中医临床报道 据统计分析, 1979 年 1 月至 2011 年 6 月有关中药治疗便秘或脾约的 877 篇有效文 献中, 涉及中药 465 种, 以理气药使用频次较高, 如枳 实、 白芍、 柴胡、 炒枳壳、 陈皮、 厚朴、 桃仁、 升麻、 木香、 炒莱菔子等;运用具有理气消积解郁功效的方剂有 243 次, 如小柴胡汤、 四磨汤、 半夏泻心汤、 甘麦大枣汤、 逍 遥散(丸)、 柴胡疏肝散、 平胃散、 桂枝汤等 [3 ] 。疏肝理 气在治疗便秘中占主导作用 [4 ] , 此外还有以宁心安 神 [5-6 ] 、 活血化瘀 [7-8 ] 、 化痰通腑 [9-10 ] 等治疗便秘的 报道。

3 郁证性便秘的现代医学支持

郁证性便秘可见于精神心理因素诱发的急性便秘 以及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with predominant constipation, IBS- C)、 功能性便秘(functional constipation, FC)、 功能性排便障碍(functional defecation disorders, FDD)等慢性便秘 [11-12 ] , 还有躯体化障碍 [13 ] 、 广泛性焦虑障碍、 抑郁症、 神经性厌食等精神心理障碍 类疾病 [14 ] 。 肠易激综合征亚型可随粪便性状发生变化而改 变。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和功能性便秘的诊断可因腹 痛程度的变化而转换, 有学者将其合二为一 [14 ] 。以往 对功能性疾病引起的便秘认识不足, 分别有功能性便秘、 习惯性便秘、 单纯性便秘、 特发性便秘等名称, 除功 能性便秘外, 其他名称现已基本不用。

2016 年新颁布的《美国结直肠外科医师学会临床 实践指南:便秘的评估与处理》 认为, 社会心理问题是 参与便秘发生的多种致病因素之一 [15 ] 。《中国慢性便 秘诊治指南(2013, 武汉)》 [16 ] 指出, 正常传输型便秘多 见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 发病与精神心理异常等有关。 《中国 肠 易 激 综 合 征 专 家 共 识 意 见 (2015 年, 上 海)》 [17 ] 指出, 精神心理因素与部分肠易激综合征密切 相关, 肠易激综合征严重程度和肠道症状、 肠道外症 状、 精神心理状态和生命质量有关, 应从多方面评估肠 易激综合征的严重程度。 亚洲人群普遍存在焦虑、 抑郁与便秘的相关性, 焦 虑是便秘的重要病因 [18 ] 。特发性便秘女性患者焦虑、 抑郁和社会功能障碍以及躯体化症状显著增加 [19 ] 。功 能性便秘患者更易有抑郁、 焦虑、 躯体化、 强迫症倾向 和其他神经质的性格特征 [20-21 ] 。慢传输型功能性便秘 患者的结肠传输缓慢与焦虑症、 抑郁症、 强迫症相 关 [22 ] 。肠易激综合征组患者在躯体化、 强迫症、 人际关 系敏感、 抑郁、 焦虑、 偏执、 精神质等方面的积分显著高 于健康对照组 [23 ] 。 心理障碍可直接抑制外周自主神经对结肠的支 配, 或影响消化道激素分泌及其对胃肠道的调节 [24 ] 。 例如, 降钙素基因相关肽能抑制结肠环形肌和纵形肌 的自主收缩, 抑制直肠纵形肌和肛门内括约肌的收 缩 [25 ] ;生长抑素抑制性神经递质可抑制胃固体排空, 抑 制胃张力收缩, 延长小肠和结肠的转运时间 [26 ] ;血管活 性肠肽减少会使有效的推动性运动减弱 [27 ] , 血管活性 肠肽缺乏或其受体的抑制可能是便秘的原因之 一 [28-29 ] 。还有研究显示, 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患者产 生便秘与结肠黏膜血管活性肠肽水平升高导致结肠收 缩抑制有关 [30 ] 。肠道微生物群可通过中枢神经、 自主 神经、 肠神经、 内分泌和免疫系统途径, 影响脑的功能 和行为, 反之亦然 [31-32 ] 。

中枢神经系统接收内外环境变化时传入的各种刺 激, 整合后通过自主神经系统和下丘脑- 垂体- 肾上腺轴 将其调控信息传递给肠神经系统或直接作用于胃肠道 效应细胞, 从而对胃肠平滑肌、 腺体、 血管起调节作 用 [33 ] 。在功能性便秘人群中, 直肠低敏感性与功能性 排便障碍有关, 与结肠传输时间延长无关 [34 ] ;直肠低敏 感性是便秘和(或)大便失禁的常见病因 [35 ] 。 慢性便秘的治疗方法包括有氧运动、 液体摄入、 增 加膳食纤维、 饮食疗法、 纤维素添加剂、 手术治疗、 药物 治疗及精神心理治疗等 [14 ] 。精神心理治疗方法包括一 般心理治疗、 生物反馈、 认知行为疗法、 动力心理治疗、 催眠疗法、 松弛疗法、 暗示疗法 [36 ] 。如合并明显的心理 障碍者, 可酌情予三环类抗抑郁药、 选择性 5- 羟色胺再 摄取抑制剂、 选择性 5- 羟色胺以及去甲肾上腺素双重 再摄取抑制剂等 [37 ] 。使用低于抗精神病剂量的抗抑郁 药可改善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患者的大便性状。然现 有资料尚不足以推荐功能性便秘患者使用该类药物。 考虑到三环类抗抑郁药具有便秘的不良反应, 在其他 疗法无效时推荐使用选择性 5- 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 如果有效, 疗程应持续 6 个月以上 [14 ] 。

4 结论

肝与大肠相通, 肝气郁结易致气滞便艰;思则气 结, 忧虑则脾肺气虚, 可致大肠传送不力;五志化火, 灼 伤阴津则肠燥无水行舟;劳心烦神则血燥肠枯便难;七 情六郁, 痰食积瘀均能造成大便闭结。 治疗郁证性便秘大致有疏肝解郁、 清肝泻火类, 行 气燥湿、 宽中化滞类, 清心安神、 益脾养血类, 以及化痰 化瘀类, 其要在于条达情志、 疏导气机以使畅通。但知 以番泻叶、 硝、 黄之类通便图快, 终使患者肠黑赖药。 不知郁证性便秘之证治, 非上工所为。凡精神心理因 素诱发之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 功能性便秘、 功能性排 便障碍以及便秘具有抑郁焦虑倾向者, 大致属于郁证 性便秘的范畴, 但其确诊需要相关实验室检查以排除 器质性疾病。

来源:上海中医药杂志 作者:蒋健
Tag标签: 便秘(208)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