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腹泻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痛泻要方治疗肝脾不和型经行泄泻的组方分析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4-24
经行泄泻是伴随月经周期出现的以经前大便溏 薄, 甚至清稀如水, 日行数次, 经停自止为特点的疾病, 属 “经前期综合征” ( premenstrualsyndrome,PMS) 范畴。 与西医认为肠易激综合征(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IBS) 所表现的腹痛、 腹胀、 排便习惯改变以及大便性状 异常的症状较为一致。经行泄泻的病因和发病机制比 较复杂, 西医多认为与肠道菌群失调、 胃肠动力异常、 神经递质异常等因素有关 [1 ] , 常见治疗方案为止痛、 止 泻类药物对症治疗, 但远期效果欠佳。而祖国医学根 据经前脏腑、 气血功能失调以及女性经期特有的身体 状况, 从整体观念出发辨证论治, 采用扶脾抑肝法治疗 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2-4 ] 。其中痛泻要方因具有疏肝健 脾止泻的功用, 被广泛应用于各个系统因肝脾不和导 致的腹泻中。又因“女子以肝为先天” , 素体脾气易虚 的特点, 故在女性疾病的治疗中应用更为广泛。痛泻 要方兼顾肝脾两脏, 不仅能通过疏肝达到止痛疗效, 而 且具有健脾止泻的功用。现就痛泻要方对肝脾不和型 经行泄泻组方进行分析。

1 肝脾不和之经行泄泻

古代医家认为 “经行泄泻” 的病因病机主要包括脾 胃虚弱、 脾肾阳虚、 肝郁脾虚。其中《陈素庵妇科补解 ·调经门》 记载 : “经正行, 病泄泻, 乃脾虚。 ” 认为病因 主要责之于脾虚 。《萧山竹林寺妇科秘方考·调经门》 提及经来时出现五更泄泻 “如乳儿尿类” 。强调肾阳虚 寒是导致五更泄泻的病因病机。亦有医家认为肝脾不 和是女性经行泄泻的关键, 如清代张山雷《沈氏女科辑 要笺正》 引王孟英曰 : “亦有肝木侮土者。 ” 肝脾不和的 关键在于肝主疏泄以及脾主运化功能的失调, 若一脏出现病变, 必会影响他脏, 故在治疗中应统筹兼顾, 从 整体观念出发, 辨证论治。以下即从肝实乘脾、 脾虚肝 侮两方面进行阐述。

1. 1 肝实乘脾 肝主疏泄, 调畅情志。肝属木, 主升 发, 疏泄十二经之气, 通于春。春季阳气始发, 气升则 万物以荣。人与自然相统一, 亦遵循自然规律, 故肝脏 通过疏泄全身阴阳气血而使得五脏元真通畅, 散而不 郁, 人安和。正如 《张氏医通·卷十一》 所云 : “肝脏升 发之气, 升气旺则五脏环周。 ” 肝主藏血, 且因女性经、 孕、 产、 乳均化生于血, 故 《临证指南医案》 提出“女子以 肝为先天” 。《素问·六节藏象论》 中“肝者, 罢极之 本, 魂之居也……以生血气, 其味酸……此为阴中之少 阳” 表明肝体阴而用阳生理特点。肝属阳, 为刚脏, 内 寄相火。若疏泄气机失调则易导致“气郁而化火” , 或 因情志内伤而 “怒则气上” 。故从肝经论治经前诸证具 有深远的理论及临床意义 [5 ] 。《素问·举痛论》 曰 : “百 病皆生于气也。 ” 尤其强调情志因素对于发病的影响。 而女子情志素抑郁, 或愤怒过度, 心胸偏隘, 更易致肝 失疏泄, 气机郁滞不畅成实证。张仲景指出 : “夫治未 病者, 见肝之病, 知肝传脾, 当先实脾。 ” 肝失条达, 则肝 木过盛而乘脾土, 脾运化功能失司出现水湿内停, 清阳 不升, 下走大肠而泄泻。故经行泄泻病位在肠, 其与 肝、 脾功能失调关系密切, 其本在肝, 其制在脾, 其标 在肠。

女性行经期具有特殊的生理特点, 经前全身气血 逐渐下注胞宫, 充盈后迅速溢泻, 使得肝木失阴柔之血 滋养, 处于易郁易旺之态 。《医宗金鉴·妇科心法要 诀》 曰 : “妇人凡事不得专主, 忧思、 忿怒、 郁气所伤, 故 经病因于七情者居多, 盖以血之行止顺逆, 皆由一气率 之而行也。 ” 指出若此时受外界环境压力刺激更易导致 脏腑气机不畅, 进而影响气血津液正常运行而发病。 因 “肝病者, 令人善怒” , 故其中尤以肝疏泄气机功能受 阻为主, 肝旺横逆犯脾, 脾虚而湿浊内生, 最终导致经 行泄泻 [6 ] 。 随着现代社会发展, 教育水平的提高, 女性开始追 求平等的同时也面临着更多的生活工作压力, 加之自 身的生理病理特点, 使得 PMS 发病率逐年增高。根据 临床调查发现, 因经行泄泻来就诊的患者, 多数为平时 学习工作压力较大的学生、 工人、 教师等 [7 ] 。并且 Ross [8 ] 认为虽然经前综合征和机体生理改变有关, 但 文化教育程度、 生活工作压力、 长期居住环境等社会心 理等因素相关性也很大 。“和肝脾” 是常见治疗肝脾不 和型经行泄泻的主要方法, 陈明显等 [9 ] 则认为在此基 础上, 至神情志的调控也是重要因素, 因其天癸至神源 于脑系, 对脏腑功能具有统领作用。若神失宁, 则失去 对肝主疏泄以及脾主运化的调节, 导致“木旺克土” 或 “土虚木乘” , 甚至肝脾同病“土虚木郁” 。因此, 调和 肝脾的同时需要针对性地加入调畅气机类药物, 并且 配合经前期心理疏导方能有效缓解经期泄泻 [10 ] 。

1. 2 脾虚肝侮 “邪之所凑, 其气必虚” , 外界邪气致 病必是在机体虚弱的基础上引起的, 故素体正气虚弱 是致病的关键 。《圣济总录》 曰 : “妇人纯阴, 以血为本, 以气为用, 在上为乳阴, 在下为月事。 ” 可知女性一生中 的生理活动均是以血为源、 以血为用, 这便使得女性素 体常处于血不足的状态。此外, 月经前经血逐渐下注 冲任胞宫, 根据“血海满盈, 满而自溢” 的理论, 经前全 身血亏加剧, 又因“血为气之母” , 气随血泄, 使得五脏 之气皆损, 脾为气血生化之源, 故尤以脾气虚为主。脾 属土, 喜燥恶润, 位居中焦, 为气机上下升降之枢纽, 脾 气健运可将水谷精微物质运化并输送至全身各脏腑组 织 。《女科经纶》 曰 : “经水将行……脾气既亏, 则不能 运行其湿。 ” 若脾气虚弱, 则机体运化、 散精功能失常, 因 “清气在下, 则生飧泄” 导致腹胀、 便溏。脾气虚日久 终易导致阳虚, 使得脾阳温煦、 运化水湿功能失职表现 出随月经期出现的下利清谷、 泄泻等症状。脾虚则血 亏, 血属阴, 故滋养肝体的阴柔之品减少, 使得肝生理 功能失常, 而肝脾同病。另外根据五行理论, 脾虚肝易 侮, 正如 《素问·五运行大论》 所说 : “气不及, 则已所不 胜, 侮而乘之, 已所胜, 轻而侮之。 ” 故女性经前常因肝 脾不和表现出痛而泄泻、 肠鸣腹胀、 脉左弦右缓。

2 痛泻要方治疗经行泄泻组方分析

痛泻要方源于 《丹溪心法》 , 是治疗肝旺脾虚、 痛泻 的代表方剂, 由炒白术、 炒白芍、 炒陈皮、 防风 4 味药组 成。后世医家吴昆 《医方考·卷二之泄泻门》 曰 : “痛泻 不止者, 此方主之。 ” 并分析其病因言 : “泻责之脾, 痛责 之肝; 肝责之实, 脾责之虚。脾虚肝实, 故令痛泻…… 今泻而痛不止, 故责之土败木贼也。 ” 以痛泻两字不仅 紧扣该型泄泻的特点, 又概括出基本病机为肝脾二脏 失调。目前该方多见于以情志怫郁或变化为诱因, 以 肠鸣腹痛、 大便泄泻、 泻必腹痛、 脉左弦而右缓为辨证 要点的疾病中。现代应用包括消化系统 IBS、 急慢性肠 炎、 妇科系统经行泄泻、 痛经等 [11-12 ] 。 脾为万物之母属土, 泄泻能坏人之母气, 而土虚不 能散布津液, 水谷将留于胃而生湿矣。经曰湿盛则濡 泻, 故知水泻之疾, 源于湿也。另阳陷于下, 则生飧泄。 方中重用 “补气健脾第一要药” 白术, 一方面是因其味 甘归脾经, 通过健脾益气, 恢复脾运化水谷、 水液以及 升清的生理功能, 最终改善胃肠气机而止泻 。《本草通 玄》 曰 : “补脾胃之药, 更无出其右者……土旺则清气善升而精微上奉, 浊气善降而糟粕下输。 ” 另一方面, 冯文 林等 [13 ] 认为白术性温, 温燥能胜湿, 是通过利小便以实 大便以及减少肠道蠕动而达到止泻目的。正如《医学 衷中参西录》 谓 : “白术……消痰水, 止泄泻。 ” 对于方中 选白术而弃苍术, 在于苍术苦辛气烈, 专上行, 除上湿 而主偏于湿浊内胜之实证。经行腹泻的女性素体常脾 虚, 加之行经期间血下注胞宫, 脾气血不足, 故更宜益 气健脾的白术, 补中焦, 除脾胃湿。

《丹溪心法·卷二》 将泄泻归纳为湿、 火、 气虚、 痰 积四类。戴思恭云 : “凡泻水腹不痛者, 是湿; 饮食入胃 不住, 或完谷不化者, 是气虚; 腹痛泻水肠鸣, 痛一阵泻 一阵, 是火。 ” 可见腹痛泄泻是属体内有郁火而致。邪 火积聚腹部 , “痛则不通” , 虽腹者属足太阴行之, 但实 为肝木郁火乘脾土而痛, 故重点在于疏肝泄火。方中 配伍白芍, 取其味苦、 性寒。如 《中药学》 载 : “白芍, 苦、 酸、 微寒。 ” [14 ] 苦味能清泄火热、 泄降逆气、 泄火存阴, 其又归肝、 脾经, 故有泻肝火之功 。《本草备要》 描述白 芍 “补血、 泻肝、 涩敛阴” , 苦泻肝火、 酸敛肝, 肝以敛为 泻, 以散为补。张海蛟等 [15 ] 认为白芍是通过味酸泻肝 实火使得肝平而不能克脾胃达到止腹痛功效。另有学 者 [16 ] 认为经血下注胞宫, 肝失阴血之濡养, 筋脉拘急是 导致妇人腹痛的根本原因, 实为肝阴虚证, 故提出柔肝 应重于疏肝。所以方中白芍侧重酸性敛肝阴以养营 血、 柔肝解痉而止痛。对于芍药白、 赤之辩 , 《本草求 真》 言 : “赤芍药与白芍药主治略同, 但白则有敛阴益营 之力, 赤则有散邪行血之意; 白则能于土中泻木, 赤则 能于血中活滞。 ” 亦进一步证实白芍在痛泻方中柔肝之 效。白术配伍白芍是临床经典药对, 广泛应用于内科、 妇科、 儿科等领域。其中对于腹痛腹泻、 呕吐下痢、 肝 脾不和等消化系统疾病最为常见, 疗效最佳 [17 ] , 两药相 配通过酸甘化阴, 柔肝和脾而止痛止泻。如刘完素在 《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 中曰 : “诸泻痢久不止, 或暴下 者, 皆太阴为病, 故不可离于芍药。若不受湿, 不能下 痢, 故须用白术。 ” 现代药理研究证实, 痛泻要方组成药 物能有效改善胃肠平滑肌功能 [18 ] 。 “久风入中, 则为肠风飧泄” “诸暴强直, 皆属于 风” , 表明经行痛泻的腹痛急迫、 便后痛缓、 腹痛部位游 动是由 “善行数变” “轻扬开泻” 的风邪而致。叶天士 《临证指南医案·泄泻》 也指出, 泄泻由“阳明胃土已 虚、 厥阴肝风内动” 所致 [19 ] 。余绍源教授 [20 ] 认为痛泻 是因肝气郁结、 内风扰肠而致, 止泻药中宜配伍辛香防 风, 因辛能祛风散肝, 香能燥湿醒脾, 风能胜湿, 最终达 到解气郁而止内风功效。另防风归肝脾经, 可助白术、 白芍健脾疏肝。但量不宜多, 因风药易耗伤阴血, 更助 脾虚肝旺。陈宝贵 [21 ] 认为祛湿健脾是治疗泄泻的关 键, 配伍风药主要是其有鼓舞胃气、 振奋脾胃功能、 升 散清阳的作用。对于痛泻者选用防风专在土中泻木、 胜湿止泻、 升发脾阳, 是治疗慢性泄泻的要药。现代药 理也证实 [22 ] 痛泻要方中加入防风比无防风, 具有更明 显的止痛止泻效果。

陈皮受春升之木气, 入厥阴肝经; 辛苦之性, 能行 能降, 具有理气运脾、 疏肝行气之效。如《神农本草经》 载其 “主胸中瘕热逆气, 利水谷 ” “主脾不能消谷……止 泄” 。痛泻要方中配伍辛温理气药, 不仅能助白芍疏肝 气之郁, 缓解泄泻时腹胀症状, 还能助白术健脾燥湿、 醒脾和胃。经前血本停滞胞宫, 若加之经前久泄, 血随 气脱而伤正气而成虚, 气虚升降失调易成瘀。使得病 痛缠绵难愈, 方中少佐陈皮理气使得瘀血去, 新血生, 气血调和。

3 小结

经行泄泻作为经前期综合征表现之一, 因随月经 周期性发作的特点, 对患者身体产生了很大的伤害, 而 且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西医对其发病机制研究 尚无明确定论, 一般认为可能与月经期激素水平变化、 神经递质等因素有关, 而且难以从根本上治疗该病。 中医认为与脏腑功能失调有关, 通过辨证论治从整体 观点出发以及中药治疗不良反应小而深受关注。痛泻 要方作为治疗肝脾不和型经行泄泻的基础方, 通过君 药白术健脾益气除湿, 臣药白芍敛阴柔肝、 缓急止痛, 君臣配伍达土中泻木之功。方中少佐防风祛风胜湿, 以及陈皮醒脾和胃。四药相配, 共奏扶脾助运、 疏肝养 血、 调畅气机之功, 使得脾胃功能恢复, 痛泻自止。但 因临床表现复杂, 故应具体根据患者病情随症加减。 痛泻要方在治疗经行泄泻的现代作用机制方面已经取 得了一些研究进展, 但仍需要更深入、 更全面和系统的 研究, 最终为临床用药提供指导。

参考文献:

[1] 李爱丽. 加味痛泻要方治疗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 108 例临床观察 [J]. 湖南中医杂志, 2014, 30( 6) : 9-10.
[2] 杨伟武. 中医治疗肝郁脾虚型肠易激综合征 60 例探讨[J]. 临床和 实验学杂志, 2007, 6( 1) : 141-142.
[3] 纪江红. 四君子汤合痛泻要方治疗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J]. 光明 中医, 2015, 30( 4) : 781-782.
[4] 彭美哲, 王思玉, 李享, 等. 疏肝健脾法治疗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的 临床研究[J]. 世界中医药, 2014, 9( 12) : 1595-1598.
[5] 周洁, 刘宏奇. 经前期综合征从肝论治探析[J]. 中国中医药现代远 程教育, 2015, 13( 21) : 3-5.
[6] 蔡芳, 范苗苗, 王新菲, 等. 从五脏气机论治功能性腹泻思路 [J]. 中医临床研究, 2014, 6( 32) : 52-53.

作者:胥风华 丁玲 韩亚光 闫冬梅 旺建伟
Tag标签: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