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耳鸣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顽固性耳鸣 治则化痰逐瘀中医处方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3-04
  笔者认为,备化汤临床应用的着眼点不止在于“湿寒合邪的病因”,更在于以寒湿为特征的病证。“有是证,用是方”。这样一来,不管是什么运气之年,只要出现寒湿为特征的疾病,就可以使用备化汤进行治疗。
 
  近期以来,《中医中药秘方网》不断刊载了在五运六气理论指导下的治疗案例,笔者将其剪贴在一起认真研读后,悟出它的特点是在阴阳消长的规律上把握和治疗疾病,庆幸又多了一条辨治疾病的思路。试用于临床,竟对以往一些疗效欠佳的疑难杂症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现择一例与同道分享。
 
  女患,李某某,70岁,于2015年8月6日首诊。患者3年来耳鸣,时轻时重但始终不止。其鸣的特点为持续性地、有节奏地吱吱响,夜里较重。近3个月来不但耳鸣加重,且又出现耳实——耳朵就像被堵住一样,听不见别人说话,也听不见自己说话,伴整天头脑昏沉。屡治乏效。曾去市某耳病专科医院就诊,査见外耳道通畅,内耳有少量积液。建议住院治疗,患者未住院带西药回家,服后无效。此次就诊査见患者体胖,舌暗,苔灰白水滑,脉滑利。
 
  诊断:耳鸣、耳实。证属痰湿阻窍,血脉瘀阻。
 
  治则:化痰逐瘀。
 
  处方:苓桂术甘汤加味合升降散:炒白术15克,茯苓20克,泽泻15克,桂枝9克,半夏10克,天麻12克,丹参30克,川芎15克,羌活10克,片姜黄10克,僵蚕10克,蝉蜕6克,大黄1克,通草6克,生姜30克。5剂,水煎服,日1剂。
 
  二诊(2015年8月11日):服药没有丝毫效果,耳堵好像更加重。査见舌脉同前。自认为辨证用药尚属确当,为何没有一点效果,接下来又该如何治疗呢?笔者极力思索应对策略。突然想起近读《中国中医药报》上徐慧军《乙未年用备化汤治卵巢早衰》的文章。作者在介绍了治验案例后写道,虽然《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中备化汤原治及顾植山教授的经验中均未有治卵巢早衰的记载,但作者确在2015乙未年治疗20余例卵巢早衰患者,且收效甚佳。分析其原因是“卵巢早衰患者相当部分具备寒湿证的特征,表现为形体偏胖,舌苔厚腻等”。作者由此得出备化汤临床应用的着眼点在于湿寒合邪的病因,而不是某种疾病。此言给笔者指出了方向:备化汤适用的病因特点是湿寒合邪为患,而此患者年老体胖、脉滑、舌苔灰白水滑,完全符合湿寒合邪的特征。既然彼可以用之治疗卵巢早衰,吾也应该可以用它治疗耳鸣耳实。于是处备化汤加味:
 
  木瓜15克, 茯苓18克, 制附子10克,熟地15克,怀牛膝15克,覆盆子10克,炙甘草6克,生姜20克, 炒苍术15克,川芎15克。5剂,水煎服,日1剂。
 
  三诊(2015年8月16日):患者甚喜,谓药后头清醒了很多,耳实减轻,听力好转。耳鸣声音减小,且有了间歇,白天基本不鸣,只是夜间鸣。总之,病愈大半。本已失去治疗信心的患者,现又充满了治愈的希望。
 
  查脉仍滑利,滑腻苔减轻。效不更方,原方5剂而愈。
 
  按:患者的治疗效果实出笔者意外,没想到备化汤竟有如此神效。备化汤出自《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原文介绍“治丑未之岁,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病者关节不利,筋脉拘急,身重萎弱,或瘟疠盛行,远近咸若,或胸腹满闷,甚则浮肿,寒疟血溢,腰椎痛”。
 
  对于备化汤的立方用药,清代龙砂名医缪问有一段精辟的解释:“丑未之岁,阴专其令,阳气退避,民病腹胀,胕肿、痞逆、拘急,其为寒湿合邪可知。夫寒则太阳之气不行,湿则太阴之气不运。君以附子大热之品,通行上下,逐湿驱寒。但阴极则阳为所抑,湿中之火亦能逼血上行,佐以生地凉沸腾之势,并以制辛烈之雄。茯苓、覆盆子一渗一敛,牛膝、木瓜通利关节。加辛温之生姜,兼疏地黄之腻膈。甘温之甘草,并缓附子之妨阴……”。
 
  龙砂学派代表性传承人顾植山教授认为,湿寒为病,症见关节疼痛拘挛,筋脉萎缩,腰痛,痹证宿疾症状加重,浮肿,脘胀,胸胁不舒,畏寒,舌淡苔薄,脉见沉濡等象者,可选用该方。
 
  2015乙未年,中运为岁金不及,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阴专其令,阳气退避”,总的气候偏于湿寒,其特点与丑未年相似。患者体胖,脉滑利,苔灰白水滑,符合湿寒之邪侵犯人体引起寒湿证的特点。方剂、药物与时证、脉证、病证对应相符,故能效若桴鼓。
 
  本案治验似乎验证了徐慧军医师关于“备化汤临床应用的着眼点在于湿寒合邪的病因,而不是某种疾病”的论述。
 
  疾病的发生是邪气和正气相互斗争的病理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体的正气(如禀赋、体质等)始终起着决定疾病性质的主要作用。而运气、气候特点作为外因,只有通过内因才能发挥作用。所以,在同样的运气、气候条件下(如阴专其令,阳气退避),那些对这些外部条件易感的人(如虚寒体质的)才会发生疾病;而大多数正气旺盛,阳气充足的人并不发生疾病。同样,即使不是在“阴专其令,阳气退避”的运气、气候条件下,也有部分虚寒性体质的人,会发生寒湿性的疾病。故此笔者似乎有理由认为,备化汤临床应用的着眼点不止在于“湿寒合邪的病因”,更在于以寒湿为特征的病症。
 
  “有是证,用是方”。这样一来,不管是什么运气之年,只要出现寒湿为特征的疾病,就可以使用备化汤进行治疗。这样就扩大了备化汤,也包括其他运气方的应用范围。
 
  【编后】
 
  赵作伟初辨此顽固性耳鸣患者,证属痰湿阻窍、血脉瘀阻,对证治疗没有一点效果,改用运气方备化汤收功,这一现象值得深思。欢迎广大读者参与讨论:
 
  1.为何初次辨证准确,用药贴切却无效?
 
  2.备化汤用意与作者初次用苓桂术甘汤加味合升降散有何不同?
 
  3.笔者提出“备化汤不管是什么运气之年,只要出现寒湿为特征的疾病,就可使用,以扩大运气方应用范围”的观点是否恰当?
Tag标签: 耳鸣(48)

栏目列表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