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失眠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安神以扶正”探微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8-04-06
《灵枢·小针》 曰 :“神者, 正气也。 ” 睡眠与“神” 密 切相关, 良好的睡眠具有恢复体能作用, 可以调神、 养 阴、 养血、 护精而扶正, 失眠则会导致正气损耗, 虚损加 重, 抗病能力衰退, 影响疾病预后。而现代社会由于人 们生活模式、 饮食结构改变, 加之医疗水平提升、 人口 老龄化加深, 导致各种慢性虚损性疾病发病率显著提 高 [1 ] 。慢性虚损性疾病在发生、 发展过程中常因气血 亏耗、 脏腑失养、 阳不入阴而伴发失眠, 如冠心病失眠 的发病率为 42.4% [2 ] , 糖尿病失眠的发病率波动于 22.6%~65.5%, 并随年龄增大及病程延长而增加 [3 ] 。 慢性疾病合并失眠对患者身心造成双重打击, 不利于 疾病向愈。

因此对于慢性虚损性疾病, 临证除针对疾病的基 本病因病机辨证施治, 应辅以安神法, 以利于气血与脏 腑功能的恢复, 进而益助正气恢复, 即“安神以扶正” 。 本文将从失眠与虚证的关系及安神法在内伤杂病虚证 中的治疗作用进行阐释, 以期为临床虚损类疾病的治 疗拓展思路。

1 失眠与虚证

1.1 失眠与虚证关系密切 《素问·通评虚实论》 曰 “精气夺则虚” , 宋鹭冰说 “凡正气不足, 功能衰退, 抗病 力低下, 对邪气呈衰减性反应者……皆属于虚” 。虚证 多见于病程长、 体质素弱者, 是正气虚衰所致的各种虚 弱性证候的总称。以抗邪能力减弱, 功能活动低下、 衰 退为特点, 以气血亏虚、 脏腑虚损、 精亏神衰等为基本 病机 。 《景岳全书·不寐》 曰 , “寐本乎阴, 神其主也, 神安 则寐, 神不安则不寐” , 睡眠是以神的活动为主导, 营卫 之气的阴阳出入为枢机, 五脏藏精化气为基础的整体 生理过程 [4 ] 。“气血者, 人之神” , 气为“神” 活动提供 物质基础及动力, 血能安养神魂, 助睡眠安宁, 气血为 神的物质基础, 气血充盛才能保证睡眠活动的正常 进行。

五脏藏五神, 五脏是化生气血、 贮藏精气的场所。 心主血, 为君主之官, 神明出焉, 主宰生命活动和精神 活动;肝藏血, 血舍魂, 魂乃神之变, 肝的生理功能正常 保证气机调畅, 藏血充足, 维持正常睡眠, 心肝两脏在 睡眠活动中发挥主导作用。此外, 脾胃为气血生化之 源, 心与肾水火既济, 精神互用;肝与肾精血同源, 藏泄 互用 。“神安” 是人体脏腑机能正常、 气血调和的外在 表现, 当出现气血虚衰、 脏腑机能衰退等虚证表现时, 一则抗病能力减弱, 外邪容易入侵上扰神明;二则缺乏 供以养神、 藏神的物质基础, 则易出现难以入睡、 多梦、 易醒或昼日疲乏等各种睡眠问题, 正如《素问·病能论 篇》 所云 :“人有卧而有所不安者……脏有所伤, 及精有 所乏, 倚则不安。 ” 《景岳全书·不寐》 又论 , “盖寐本乎阴, 总属其阴 精血之不足, 阴阳不交, 而神有不安其室耳” 。虚证易 伴发失眠的病机即是气血亏耗、 脏腑失养导致“神” 主 宰生命活动及精神活动的生理功能障碍, 最终导致阴 阳失衡、 阳不入阴, 出现失眠。失眠病理变化总属阳盛 阴衰, 阴阳失交 [5 ] , 与心脾肝肾及气血不足有关, 气血 阴阳辨证中以阴虚证为首, 其次是血虚证、 气虚证;脏 腑辨证中以心虚证最为常见, 再次为肝虚证、 肾虚证, 少数可见脾虚证 [6 ] 。可见失眠与虚证关系密切。

1.2 失眠加剧 “虚 ” “损 ” “劳” 虚证易发失眠, 而失眠 加重正气损耗, 导致病情迁延, 发展为虚损甚至虚劳。 《素问·刺法论》 提出“若神不守舍, 则正气自伤” 。若 不能获得正常睡眠, 阴阳出入无序, 常使正气受损, 亦 能加重脏腑阴血损耗, 致各种慢性虚弱性病证病情发 展、 不易恢复, 甚至使虚证呈现由“虚” 及“损” 致“劳” 的发展过程。

“虚 ” “损 ” “劳” 是脏腑机能受损导致的慢性虚弱 性病证的不同阶段, 现代中医并未将“虚 ” “损” “劳” 三 者进行严格区分, 而根据《内经》 “虚则补之” “损者益 之 ” “劳者温之” 的治则, 能见“虚” “损” “劳” 三者病情 程度并不相同 。《中藏经》 曰“劳者, 劳于神气也” , 叶 天士又在 《临证指南医案·虚劳》 中指出 :“久虚不复谓 之损, 损极不复谓之劳, 此虚、 损、 劳三者, 相继而成 也。 ” 明确指出 “虚 ” “损 ” “劳” 病情逐渐加重, 是虚损性 病证发展的三个阶段, 其中 “劳” 最为严重, 也最易伤及 神气而影响睡眠。

2 安神法对虚损劳的调治

仲景首立虚劳一病, 认为虚劳是因“五劳七伤” 导 致脏腑虚损, 而任何一脏的虚损均会导致阴阳失去平 衡 [7-8 ] , 进而引发失眠, 而失眠也会加快虚证的发展。 《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 篇中提出 “虚劳虚烦不得眠, 酸枣仁汤主之” , 在虚劳病篇特立一方, 其意在强调虚 劳辨治中应重视失眠。虚劳失眠其虚在肝, 常因久视、 过劳、 过饮或饮食不节、 忧思过度等直接或间接因素导 致肝血暗耗, 虚热内生上扰神明而出现失眠, 选用酸枣 仁汤安神助眠, 使血能归肝, 起到 “安神以养血” 之效。 明代张景岳基于 “阴成形, 阳化气” 在 《景岳全书· 虚损》 中提出 “凡损在形质者, 总曰阴虚” , 认为虚损病 机以阴精亏虚为突出, 治疗虚损的关键是养阴填精。 清代张隐庵说 :“起居有常, 养其神也, 不妄劳作, 养其 精也。 ” 叶天士调养虚损之体常于滋阴药中加用牡蛎、 龙骨、 茯神等宁神之品, 使上下得交, 气血自和 [9 ] , 可见 安神法调整起居, 是养阴护精的重要手段, 也是“安神 以养阴” 的体现。可见在“虚” “损” “劳” 的治疗中, 安 神法虽常针对失眠症状使用, 而“虚 ” “损” “劳” 的病机 关键在于阴阳失衡、 气血损耗, 安神可调整阴阳、 改善 睡眠, 达补血养阴等扶正作用。

3 安神以扶正

神是人正气的核心 [10 ] , 神安则人体生理功能旺盛, 促进疾病康复。安神法不仅能很好地改善失眠, 对原 发病证也有良好的辅助治疗作用, 更有学者指出安神 法应作为中医治疗大法 [11 ] 。明清时期治疗失眠常以补 虚药与安神药为主, 突出了补益气血、 扶正安神的治疗 原则 [12 ] ;傅山亦主张养血柔肝、 交通心肾、 顾护气血治 疗不寐 [13 ] 。安神与扶正相辅相成, 扶正即从不寐的 “本虚” 入手, 充实脏腑气血而达安神之效, 安神则使阴 阳出入有时, 有助于脏腑平和, 气血充盛。

《景岳全书·不寐》 提出 , “无邪而不寐者, 必营血 之不足也, 营主血, 血虚则无以养心, 心虚则神不守 舍” 。心藏神, 脾藏意, 思虑过度则暗耗阴血, 血不养 心, 除出现失眠多梦, 甚至经年不寐外, 还会出现胸闷、 气短、 心悸、 怔忡、 健忘、 精神不振等心系症状。用酸枣 仁、 远志、 首乌藤、 龙骨、 牡蛎等安神之品治疗, 可达安 神宁心、 养心益阴之效 [14 ] 。

肝通过“藏血” “疏泄” 的生理机能调节各脏腑气 机及组织器官血流量, 起到对睡眠的昼夜节律的调节 作用 [15 ] , 若肝脏有病, 魂失潜敛, 神不潜藏, 则出现睡眠 障碍 。“肝为罢极之本” , 若因失眠加重肝血不足, 可见 疲劳无力、 双目干涩、 爪甲不荣甚则出现手足抽动、 眩晕 耳鸣等动风症状 。《普济本事方·卷一》 谓 , “平人肝不 受邪, 故卧则魂归于肝, 神静而得寐” , 以安神调肝法, 安 神魂调肝气, 以恢复肝的藏血的功能, 起防微杜渐 之妙。 女性绝经前后因“任脉虚, 太冲脉衰少, 天癸竭” , 以肾虚为病理基础, 绝经后期多见肾阴虚证, 肾阴不足, 阳失潜藏则出现不寐 [16 ] 。《罗氏会约医境·论不 寐》 云 :“老年阴衰, 则难睡而短, 肾水既亏, 相火自炽, 以致神魂散越, 睡眠不宁。 ” 肾阳主动, 人寤而劳作, 肾 阴主静, 人寐而安静, 失眠亦致肾水亏耗, 甚则波及他 脏, 肾水不足上济心阴, 心阳独亢, 则“心肾不交, 水火 未济” ;肝肾同源, 肾精不足, 肝血不得滋养, 肝阴亏耗, 易出现头晕、 脱发、 震颤、 中风等疾病。

上文通过对睡眠与神、 神与正气关系的论述, 可知 失眠能损及人体正气, 加重脏腑气血损耗, 致各种慢性 虚弱性病证由 “虚” 向“劳” 逐渐加重 。“治未病” 强调 未病先防、 既病防变、 瘥后防复, 而调神是“治未病” 思 想重要内涵之一 [10 ] 。因此在虚证的治疗中, 辅以安神 法起 “安神以养心 ” “安神以调肝 ” “安神以养血 ” “安神 以益阴 ” “安神以养精” 等扶正的效果, 是“安神以扶正” 的具体运用, 也是 “治未病” 的理论延伸与临证体现。

4 “安神以扶正” 在内伤杂病虚证中的应用 《黄帝内经》 载 , “虚邪贼风, 避之有时, 恬惔虚无, 真气从之, 精神内守, 病安从来” , 旨在说明舒畅安定的 精神、 充足规律的睡眠对人体健康的重要作用。现代 医学同样认为失眠影响生活质量, 使机体的免疫功能 下降, 甚至增加疾病的病死率 [17 ] 。因此 , “安神以扶 正” 在临床各科虚性病证中有广泛应用的基础。

心系虚证病理特点是血脉运行无力和心神不宁, 归脾汤、 天王补心丹等安定神志的同时, 又能益气助阳 或补血滋阴推动血脉的运行。现代研究也证明改善睡 眠可以减轻心脏负荷 [18 ] , 又能抑制炎性反应, 调节血脂 代谢, 改善血管内皮功能 [19-20 ] , 降低心血管疾病发病风 险。临床发现甲状腺功能亢进后期主要为气阴两虚、 肝血不足、 心气亏虚等虚证, 重建阴阳平衡、 养血安神 乃是关键 [21 ] 。糖尿病选用安神扶正药物治疗, 安神滋 阴同时又可防治因失眠引起血糖的波动 [22-23 ] 。夏桂成 教授 [24 ] 辨治卵巢功能低下性不孕症患者, 选用滋阴安 神法, 达促进阴水滋长、 精卵发育的作用。研究也发现 围绝经期失眠与卵巢功能衰退、 雌激素水平降低致神 经系统稳定性下降有关 [25 ] , 安神法能够辅助调节下丘 脑-垂体-卵巢轴, 改善雌激素水平 [26 ] 。 “治未病” 中的既病防变思想贯穿了恶性肿瘤治疗 的全程 [27 ] , 睡眠障碍会降低恶性肿瘤患者机体免疫功 能, 促进肿瘤血管生成、 增加肿瘤侵袭、 转移能力 [28-29 ] , 故而 “安神以扶正” 是实现既病防变的治疗途径之一。 肿瘤患者后期多属气血亏虚、 阴阳两虚, 以加味桂甘龙 牡汤治疗其伴有失眠者, 取龙骨“养精神, 定魂魄, 安五 脏” , 牡蛎敛阴潜阳, 补养安神, 临床疗效较好 [30 ] 。

综上所述, 本文通过分析虚证与失眠关系, 提出 “安神以扶正” , 强调虚证与失眠相互影响, 在虚损性疾 病的治疗中应注重安神法的使用, 达 “安神以养心” “安 神以调肝 ” “安神以养血 ” “安神以养阴” “安神以养精” 等安神扶正的效果。此外, 强调安神不仅在于调理睡 眠, 还从调整脏腑气血阴阳整体出发达到扶正作用。 扶正从不寐的“本虚” 入手, 充实脏腑气血而达安神之 效, 安神则使阴阳出入有时, 有助于脏腑平和, 气血充 盛。可见, 安神法不仅能很好地改善睡眠, 还能辅助治 疗慢性虚损性疾病, 防止疾病由“虚” 及“损” 致“劳” 的 转变 。“安神以扶正” 是“治未病” 思想的具体体现, 值 得在临证中推广运用。

来源:上海中医药杂志 作者:王思宇 杨学
Tag标签: 失眠(263)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