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动脉硬化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杨牧祥临证治脑动脉硬化症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3-09-24

  脑动脉硬化症是在全身动脉硬化的病理变化基础上,脑动脉发生弥漫性粥样硬化,管腔狭窄,小血管闭塞,从而使脑实质的供血量减少,神经细胞功能障碍而引起一系列神经与精神症状。脑动脉硬化是缺血性脑血管病的主要发病基础,其形成与脂质代谢障碍、血管壁本身代谢异常、血液动力学改变以及血小板的聚积等因素有关。

  肝肾亏虚为本 痰瘀风火为标

  中医学中无“脑动脉硬化症”的病名,根据其以眩晕为主要临床表现,多归之为中医“眩晕”范畴。《素问·至真要大论篇》记载:“诸风掉眩,皆属于肝”,指出了眩晕病位以肝为主,《灵枢·海论篇》提出“髓海不足”,说明本病尚涉及肝肾和脑等脏腑。本病证有实有虚,实证多有痰浊、瘀血,虚证多为阴精虚损或气血亏耗,虚实之间往往互相夹杂而成本虚标实之证。金代刘完素所著《素问玄机原病式·五运主病》认为:本病是因风火为患,有“风火皆阳,阳多兼化,阳主乎动,两阳相搏,则为之旋转”的论述;元代朱震亨所著《丹溪心法·头眩》提出“无痰不作眩”,主张眩晕以“治痰为先”。明代医家张景岳在《景岳全书·眩晕》中强调“无虚不作眩”,提出眩晕当以治虚为主。上述理论各从不同角度阐明了眩晕的病因病机。

  杨牧祥认为,本病多见于年老体衰患者。因肾精虚衰,髓海空虚,脑失所养,而见眩晕耳鸣、健忘失眠等症。又因肝肾同源,肾亏及肝,累及肝之阴血亦虚,水不涵木,肝阳上亢,甚则肝风内动,故见眩晕欲仆、项强肢颤、步履不正等症。因此该病的病机是肝肾阴虚,以致肝阳上亢,或肝阳化风,因其致病的病理过程较长,“久病多瘀”,兼夹痰湿、瘀血阻滞,形成本虚标实之证。故本病证型虽异,而病机则一,即肝肾亏虚为病本,痰湿、瘀血、风火为病标。尤其脉络瘀阻,为整个病机过程中的终端结果,不容忽视。在不同证型中,只是瘀血阻滞程度不同而已。脑动脉硬化症实验室检查多提示血清胆固醇增高、血液呈高黏高凝状态、眼底小动脉迂曲、变细,动脉反光增强,动、静脉交叉压迹存在,也表明此病多有瘀血阻滞之象。

  滋补肝肾为主  兼以活血通络

  根据上述认识,杨牧祥以滋补肝肾、平肝潜阳、活血通络为主要治法,自拟眩晕方为主方。药物组成有:天麻10克,钩藤15克(后下)、刺蒺藜15克,夏枯草15克,益母草15克,僵蚕10克,胆南星10克,女贞子15克,旱莲草15克,丹参15克,虎杖15克,地龙10克,桑寄生30克,怀牛膝15克。方中女贞子、旱莲草、怀牛膝、桑寄生滋补肝肾以培其本;天麻、钩藤、夏枯草、刺蒺藜平肝潜阳;丹参、益母草、虎杖、地龙活血化瘀、通经活络;胆南星、僵蚕熄风祛痰,以治其标。

  临证之时,根据患者体质差异,脏腑气血虚实,痰瘀风火兼杂之轻重,灵活化裁加减。如耳鸣者加石菖蒲10克,郁金10克,以解郁开窍;失眠多梦者加远志10克,酸枣仁15克,以养心安神;恶心呕吐者加旋覆花10克(包煎),柿蒂10克,以降逆止呕;眩晕欲仆者加决明子15克,生龙骨30克(先煎),生牡蛎30克(先煎),以平肝潜阳熄风;心烦者加栀子10克,黄连10克,以清心除烦。舌苔白腻,属痰湿中阻者,加清半夏10克,炒白术15克,以健脾燥湿祛痰;舌红少苔,阴虚火旺者,加生地黄15克,黄柏10克,以滋阴降火;舌有紫斑,肝风夹瘀者,重用丹参、虎杖等活血化瘀之品。若遇舌紫暗,瘀象明显,屡治不效者,酌加生水蛭、全蝎等虫类药,以活血逐瘀,搜剔络邪,但应中病即止,以防伤正。并嘱患者应尽量避免精神刺激,保持情绪乐观,饮食以清淡为主,忌食辛辣油腻之品,将有助于治疗。

  病案举隅

  王某,女,65岁,已婚,农民。2008年9月10日初诊。

  患者主诉间断性头晕10年余。病史:患者头晕间断发作,重时眼前景物旋转,站立不稳,伴头痛、耳鸣、两目干涩、失眠多梦、腰膝酸软,大便干结,舌质稍红而暗,少苔,脉弦细。血脂检查:总胆固醇5.86mmol/L,甘油三酯2.75mmol/L,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1.25mmol/L,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3.68mmol/L。血压:180/100mmHg。脑血管彩色多普勒超声:脑动脉粥样硬化。眼底检查:动脉硬化Ⅱ级,动静脉交叉压痕明显。

  西医诊断:脑动脉粥样硬化、高血压病、高脂血症。中医诊断:眩晕。

  证属肝肾阴虚,肝阳上亢。治以滋补肝肾,平肝潜阳,活血通络。

  方药:自拟眩晕方加减。天麻10克,钩藤15克(后下),刺蒺藜15克,夏枯草30克,益母草15克,女贞子15克,旱莲草15克,丹参15克,虎杖15克,桑寄生30克,怀牛膝15克,杜仲10克,决明子15克,茯神15克,远志10克,合欢花15克,合欢皮15克,夜交藤30克,郁李仁10克,火麻仁10克。共14剂,每日1剂,水煎服,分早晚饭后两小时温服。

  二诊:2008年9月24日,服药14剂,头晕、失眠多梦、腰膝酸软递减,便已不干,仍有耳鸣、两目干涩,舌质淡红而暗,苔薄白,脉弦细。血压150/90mmHg。原方减郁李仁、火麻仁,加枸杞子15克,菊花10克,生龙骨30克(先煎),生牡蛎30克(先煎)。继服14剂。

  三诊:2008年10月8日,诸症消失,舌淡红,苔薄白,脉弦。继续服用上药14剂。

  四诊:2008年10月22日,患者诸症悉除,复查各项指标:总胆固醇5.18mmol/L,甘油三酯1.52mmol/L,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1.54mmol/L,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3.20mmol/L,血压130~140/80~90mmHg,复查眼底检查:动脉硬化Ⅰ级,动静脉交叉压痕不明显。口服脂必妥胶囊和复方降压胶囊善后。

  按  该患肝肾阴虚,肝阳上亢,故见头晕头痛,甚则肝阳化风,则见视物旋转,站立不稳;阴虚火旺,虚热扰神,故而失眠多梦;阴虚肠燥,故大便干结;耳鸣、两目干涩,腰膝酸软,少苔,脉弦细,皆肝肾阴亏之征象。本例患者为脑动脉硬化、高血压病、高脂血症多种疾病并存,证属肝肾阴虚,肝阳上亢。治以滋补肝肾,平肝潜阳,活血通络,方用眩晕方滋补肝肾、平肝潜阳,因风痰之象不显著,故减僵蚕、胆南星、地龙,加杜仲、决明子,加强滋补肝肾,平肝潜阳之力;加茯神、远志、合欢花、合欢皮、夜交藤,养心安神;加郁李仁、火麻仁,润肠通便。二诊血压降至正常,大便通畅,仍有肝肾不足,故减郁李仁、火麻仁,加枸杞子、菊花、生龙骨、生牡蛎,滋补肝肾,平肝潜阳。

Tag标签: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