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结肠炎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慢性结肠炎中医临床用药特色分析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2-12-31

  作为京派肛肠大医,王嘉麟先生从医65年,是北京中医医院肛肠科创始人之一,在治疗多种急慢性肛肠疾病上积累了极为丰富的临床用药经验。慢性溃疡性结肠炎属中医“泄泻”、“下痢”范畴,好发部位为直肠、乙状结肠,临床以直肠最为多见。病情易反复发作,时重时轻,病程较长,最长者可达30年。局部病机为大肠湿热内蕴,腐肉成脓;全身病机为脾虚水湿内停、脾肾阳虚水湿不化、肝气郁结脾失运化、气滞血瘀等。病位主要在脾、肾、肝三脏和大肠、小肠。

  王嘉麟认为,此病多由急性泄泻治疗不当,余邪未尽,邪留日久,伤及正气,故治疗时以固本扶正,益气健脾为主,辅以清热解毒,利湿化滞、理气止泻等,临床用药特色分析如下。

  基础药的应用

  党参 白芍 川连 木香

  在治疗此病时,王嘉麟基本上对每位患者均会用到党参、白芍、川连、木香。党参一味善补中焦,性质平和,不燥不腻,补气而养血生津;白芍取其补而兼收之功,益气养血,止下痢腹痛后重;川连治疗湿热蕴结大肠的泄泻疗效最佳;木香为行气止痛要药,尤长于行肠胃气滞,且在补益剂中应用,能免滋腻过重,可起到补而不滞的作用。

  补益药的应用

  党参 生黄芪 太子参 白术 山药

  王嘉麟治疗慢性结肠炎以补益剂为主,党参、生黄芪、太子参、白术、山药多为必用之品,且剂量较大,一般用30克。常用到党参、生黄芪、太子参、白术、山药等。古代党参、人参不分,补中益气,不燥不腻,为脾虚之必用药,现代药理研究对神经用兴奋作用,可增强机体的抵抗力;生芪升阳温力较强,类似激素的作用,能改善皮肤血运及营养状况,还有一定的抑菌作用,对脱肛、直肠部下坠兼怕冷者,应用效果好;太子参补气养阴,用于病程长,大便头干,有育阴清热之功;白术补脾气,燥湿利水,为健脾要药,现代药理证明能镇静,缓和肠胃蠕动;山药补气养阴,因有涩性,故有轻微的收敛作用,从而止泻。

  王嘉麟认为,补益药无论急缓皆能应用,为首推扶正之意,再酌情辅以利湿、温胃、化滞、止泻、解毒之品。 

  清热解毒药的应用

  金银花 白头翁 土茯苓 黄连 秦皮 马齿苋

  王嘉麟认为,清热解毒类药不宜多用、久用,处方中一般用2~3味,症状一消失,即停用。此类药皆大寒,对脾虚之人,稍过则必伤正;另外,用此类药时,其他温热之品应酌量增加,以抵药性之寒。王嘉麟常用到金银花(炭)、白头翁、土茯苓、黄连、秦皮、马齿苋等。

  白头翁、秦皮、黄连相配取白头翁汤之意;金银花炒炭,解毒止痢;土茯苓利湿解毒;马齿苋为凉血解毒止痢消肿之品。

  王王嘉麟在辨证时,但见脓血、里急后重者必用清热解毒药,一般白头翁、秦皮配对而用;川连为王王嘉麟治泄泻的基础用药;金银花、马齿苋多在热象明显时用,如舌红,心烦起急,肛门灼热等。

  化滞药的应用

  焦槟榔 木香 鸡内金 莱菔子 焦三仙

  该病主要病机为脾虚湿盛,“湿盛则泻”,水谷难化,留而成滞,因此常用的化滞药有焦榔、木香、鸡内金、莱菔子、焦三仙等。焦槟榔能消积导滞,多用于腹胀,矢气多者;鸡内金、莱菔子、焦三仙均为消食积之品。

  祛湿药的应用

  茯苓 薏苡仁 冬瓜皮 苍术 黄连 秦皮

  湿邪在此病的发病过程中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它既是脾虚的产物,反过来又碍脾,因此治疗当中,王嘉麟侧重祛湿,包括渗湿、燥湿。

  王嘉麟在处方中之必用茯苓、薏苡仁、冬瓜皮、苍术、黄连、秦皮等。慢性结肠炎从“内痈”考虑,薏苡仁健脾、利水渗湿,善治肠痈;冬瓜皮、子性寒,可导大肠之积垢;苍术、黄连、秦皮均为燥湿之品,苍术还有健脾作用。黄连、秦皮均能清热,脾虚湿停,郁久必化热,黄连一味为王老必用之品,补益品性偏温热,佐以黄连之苦寒,使方剂趋于平和。

  固涩药的应用

  诃子肉 乌梅 肉果 石榴皮 五倍子

  莲子肉 赤石脂

  “泄泻”以泻为主,患者排便次数多,一般每日在3次以上,甚者可达10余次,久泻伤人,使本已亏虚的患者不能得水谷之精微的滋养,体虚亦甚,正气难复,抗病无力,故久病不起。

  王嘉麟认为,把握固涩药的使用时机是其效用产生的关键,过早使用,在湿毒、食滞本去之时易使邪滞留下内,加重病症,难奏止泻之功,即有“闭门留寇之害”,故要在湿滞祛除之后,及时使用,使泻止而正气存,病体得以恢复。常用药有诃子肉、乌梅、肉果、石榴皮、五倍子、莲子肉、赤石脂等。 

  温里药的应用

  附子 肉桂 炮干姜 吴茱萸 小茴香

  慢性泄泻病位在中焦,在脾胃。脾失健运,水谷不化,走下而为泻,泻久耗伤阳气,损及肾阳,又因脾虚水谷精微不能输布,肾阳不得充养,终成脾肾阳虚,阳虚则寒,故久泻病人多形寒肢冷,或得寒腹痛泻重。因此王嘉麟治疗慢性结肠炎时,亦注重温里药的使用,常用附子、肉桂、炮干姜、吴茱萸、小茴香等。临床需注意的是,温里药性温热、燥烈,故用量较少,王嘉麟一般只用3~5克。

  理气药的应用

  木香 乌药 橘核 枳壳 元胡

  慢性泄泻一病中,气滞为脾虚湿停所致,为虚中挟实,故在健脾燥湿的同时,一定配以理气之品,包括木香、乌药、橘核、枳壳、元胡等。

  此外,在治疗时,除了内服中药,王嘉麟认为,局部灌肠也是行之有效的方法,可使药物直达病灶,见效迅速。

  基本用药为黄芩、黄连、大黄。原方为《金匮要略》泻心汤,外用最早见于《肘后方》“治恶疮三十年不愈者”。王嘉麟凭借多年的临床经验,加之对古方剂的透彻理解,创造性地选用了这一方药用作灌肠剂,临床效果显著。

  除了以上基础药外,王嘉麟一般将敛疮生肌、活血化瘀与清热解毒类药物配合应用。敛疮生肌类药物包括:大黄、珍珠、牛黄、冰片、琥珀、儿茶等;活血化瘀类药物包括:蒲黄、丹参、三七;清热解毒类药物包括:青黛、黄连、黄柏、白头翁、败酱草等。对于里急后重者加土茯苓清热解毒;黏液便者选用珍珠、三七粉、冰片、琥珀以敛疮生肌;便脓血者选用云南白药、白及、地榆炭、侧柏炭、血余炭以凉血止血。

  王嘉麟常用的灌肠方还有锡类散、青黛散(青黛、黄柏、儿茶、枯矾、珍珠)等。(本报记者  杨志云整理)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