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乙肝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介绍花金方其乙肝治疗经验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3-11-27

  花金方是河北中医学院副教授,从事临床工作近50年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善于运用经方治疗中医内科、妇科疑难杂症,尤其对于脾胃、肝胆病的治疗辨证细微,用药精准,疗效甚佳。笔者有幸跟师学习,受益匪浅,现介绍其乙肝治疗经验于下。

  乙型肝炎病人前期常见症状为两胁疼痛不舒,食欲差,其后期常出现肝硬化腹水。乙肝属于中医“胁痛”、“臌胀”的范畴。花金方认为无论是乙肝的急性期、稳定期还是恢复期,都当以扶正与驱邪并用为基本大法,以白花蛇舌草、五味子、生甘草清热解毒,生地、山茱萸补肾,丹参、制鳖甲活血散结,以防肝纤维化。以上为固定用药,下文简称为“基本方”,依病情具体阶段再做加减。

  花金方治乙肝亦不离肝、脾、肾三脏,若脉弦细,断其为肝郁,气血不通,常加行气疏肝活血之品;若脉右弦,舌淡苔白,为脾虚肝郁,常用补脾疏肝法,如逍遥散治之;若舌红少苔,脉细弱,常盗汗则为肝肾阴虚。现举临床一典型案例。

  吴某,男,45岁,2012年4月15日初诊。患者查乙肝病毒DNA6.24×107U/ml,大三阳,ALT128U/L,血脂高。兼见两胁疼痛不舒,便溏,舌不淡,苔腻,脉弦。

  处方:白花蛇舌草15克,五味子15克,半枝莲15克,生甘草10克,蒲公英10克,柴胡10克,枳实10克,延胡索10克,泽泻30克,生山楂15克,黄芩10克,生地15克,山茱萸10克,鬼箭羽30克,丹参20克,制鳖甲15克。7剂,水煎服,日1剂。

  4月22日二诊:疼痛减轻,仍便溏,觉乏力,苔白稍腻,脉弦略细。上方去柴胡、枳实,加茯苓12克,炒白术15克,鸡血藤30克,赤芍10克,川楝子10克,生麦芽15克。14剂。

  5月6日三诊:乙肝病毒量稍减,苔可。上方继进,加党参15克。14剂。

  5月20日四诊:肝区可,乙肝病毒DNA 9.2×105U/ml ,转氨酶140 U/L ,血脂已降,舌红,脉弦细。上方继进,14剂。

  6月3日五诊:乙肝病毒DNA1.2×104U/ml,转氨酶120U/L,小三阳,球蛋白30.6ɡ/L,A/G=1.2。伴见乏力,面晦暗,便稀,舌下紫暗,脉细弱。

  处方:生熟地各15克,砂仁10克,山茱萸15克,枸杞子12克,青陈皮各10克,生麦芽15克,太子参12克,黄芪15克,炒白术12克,茯苓10克,制鳖甲30克,丹参15克,地鳖虫10克,炮山甲3克,川芎10克,当归尾15克,白花蛇舌草12克,五味子10克,生甘草12克。14剂。

  6月17日六诊:患者A/G=1.6,转氨酶100 U/L,白细胞略低;便成形,但觉乏力,食欲差,盗汗,略显消瘦,舌红,脉沉细右弱。

  处方:山茱萸20克,生地15克,牡丹皮15克,泽泻12克,茯苓15克,当归20克,白术10克,党参10克,白芍15克,丹参15克,制鳖甲30克,鸡血藤30克,黄芪10克,仙鹤草30克,松节15克,桑寄生30克,砂仁10克,白花蛇舌草10克,五味子10克,生甘草15克。14剂。

  7月1日七诊:乙肝病毒DNA(-),转氨酶已降至正常。白蛋白升高,A/G正常。白细胞正常。患者食欲稍差,寐差,舌可,脉沉细弱。

  处方:山茱萸15克,生熟地各15克,炒山药20克,茯苓15克,炒白术15克,党参10克,黄芪15克,半夏20克,当归12克,阿胶珠15克,川断30克,桑寄生30克,黄芩10克,砂仁10克,焦三仙各15克,合欢皮10克,淫羊藿20克。继服14剂善后。

  按:临床现多以乙肝病毒DNA的量作为判断其病情阶段的依据。初诊时病人乙肝病毒DNA强阳性,ALT亦很高,可知其在急性期,以清热解毒为大法,故在基本方中再加入半枝莲、蒲公英,再加鬼箭羽以增破瘀行血、活络通经之功;柴胡、枳实、延胡索疏肝行气止痛;黄芩、泽泻、生山楂清肝热、降血脂。

  肝郁最易乘土,二诊时,参以舌脉知患者略有脾虚之象,加茯苓、白术以健脾;脾虚则气血无以生化,肝血亦亏,肝郁更甚,鸡血藤味苦、甘,性温,入肝肾经,行血补血,合赤芍疏通血脉,以解肝郁。

  五诊时,乙肝病毒DNA(-),转氨酶总量已正常,大三阳转小三阳,故肝经热毒已除。花金方以A、G比值是否倒置及球蛋白量的多少来判断肝损伤的程度。患者A、G比值稍小,球蛋白量偏高,参以舌脉知肾虚血瘀,为预防肝损伤及纤维化,故在基本方中加入熟地、枸杞以补肾,再合太子参、黄芪、炒白术、茯苓补气健脾,以扶正为主;加地鳖虫、炮山甲、川芎、当归尾活血消徵、通络散结。

  六诊时,乙肝病毒DNA(-),转氨酶已降至正常。白蛋白升高,A/G正常。花金方认为在肝炎恢复期多肝肾阴虚。该病人乏力、不欲食,参以舌脉知肝肾阴虚,以六味地黄丸滋肾阴,川断、桑寄生平补肝肾;当归、黄芪补血,白术、党参健脾,白芍养阴柔肝;仙鹤草苦、辛而涩,活血兼能补虚,与松节、黄芪同用刺激造血系统,增加白细胞数量。

  此外,临床如有胸胁痞满,腹胀,便黏,苔腻,脉弦者当从肝胆湿热论治,如龙胆泻肝等;若见舌淡,腰膝酸软,怕凉,便溏,脉细弱者当从脾肾阳虚论治,如右归丸。临床需详辨细查,方可用药准确。

Tag标签: 乙肝(35)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