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带状疱疹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带状疱疹 宋鲁成教授一套特色疗法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10-21
带状疱疹是临床常见疾病,宋鲁成教授综合运用中药、针灸、拔罐等进行治疗,形成了一套特色疗法:初期采用烧棉法,急性发作期运用中药与刺血拔罐,后遗症期内服中药与针灸相结合。此法疗效较好,值得临床借鉴。

[摘要] 宋鲁成教授擅长分期治疗带状疱疹:初期选用烧棉法使毒邪排出;急性发作期运用中药和刺血拔罐疏泄肝胆、活血化瘀;后遗症期内服中药与针灸相结合缓解疼痛。此外,宋教授选用适量马钱子内服及浮针等辅助治疗带状疱疹,既加快了疱疹的恢复,又能快速解决其后遗神经痛。
 
带状疱疹属中医蛇串疮、缠腰火丹范畴,临床主要表现为急性发作,沿神经带状分布、单侧分布,密集成群,常伴有明显的神经痛,且后遗神经痛有迁延难愈的特点,严重影响患者的正常生活与工作。现代流行病学研究认为,带状疱疹是水痘-带状疱疹病毒潜伏在感觉神经节上经再激活而引起的一种皮肤感染性疾病,其发生主要与年龄、季节、地理因素、既往有无水痘感染史、免疫功能降低等有关。
宋鲁成教授是山东省名中医药专家,博士研究生导师,从事临床工作近三十年,总结了大量的临床经验。在带状疱疹的诊治过程中,宋教授不仅在用药上注意分期论治,还加入了浮针、针灸、拔罐等一整套的治疗方法,临床获益颇丰,现总结如下。

1  初起阶段使用烧棉法
 
带状疱疹初起时,疱疹尚未成熟,宋教授认为此时其所含之毒尚未发出,当先托毒外出,治疗选用烧棉法。具体操作方法:将医用脱脂棉撕得尽量薄,根据皮损面积大小,在所有皮损处均匀覆盖一层薄棉,点火烧棉,待其烧尽,用棉棒轻轻将皮损处灰烬清理干净。烧棉时应以患者仅有灼热感而无明显疼痛为宜。烧棉后疱疹迅速萎缩,呈干瘪状,表面结痂。

2  急性发作期内服中药与刺血拔罐相得益彰
 
因带状疱疹急性发作期皮疹较多,伴有瘙痒、灼热感,可有疼痛,病因病机多为肝胆湿热,气滞血瘀,不通则痛,故治疗应首先祛邪外出、疏泻肝胆。宋教授认为本病急性发作期当以清湿热邪毒为主,化瘀为辅,方选龙胆泻肝汤加减。方中龙胆草为君药,泻肝胆实火,清肝胆湿热;茵陈、黄柏、虎杖、苍术协助君药泻肝胆湿热,为臣药;泽泻清利湿热,使湿热从小便出;肝主藏血,肝经有热,本易耗伤阴血,加用苦寒燥湿,再耗其阴,故用生地黄、当归滋阴养血,以使标本兼顾;柴胡既引诸药入肝经,又能疏泻郁滞之肝气。根据患者病情,湿热偏盛者,加薏苡仁、黄连、黄芩、黄柏、败酱草、马齿苋等疏肝胆湿热,同时防治脾经湿热;气滞偏盛者,加郁金、川芎、香附等疏肝理气;血瘀络阻疼痛者,加全蝎、蜈蚣、僵蚕等活血通络止痛;此外,还需加清热解毒、增强免疫作用的药物以增强疗效,如金银花、连翘、徐长卿等。一些皮肤科常用药,如白鲜皮、土茯苓、蛇床子等,宋教授用之以清热解毒、燥湿消肿。
 
  在内服中药的基础上,宋教授善用刺血拔罐法将深入之毒邪引出,选穴主要为肝胆经穴及阿是穴。具体操作方法:首先使用碘伏消毒患者局部皮肤及操作者双手,左手捏起需针刺部位,使用一次性采血针刺入皮肤深处约1~2 mm,多次点刺至出血为宜,在出血部位用闪火法拔罐,留罐10 min左右,至罐中可见适量瘀血为止。起罐后用棉球将皮肤上的血迹擦拭干净。

3  后遗症期内服中药与针灸相结合
  宋教授认为,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期久病入络,气血瘀滞,脉络阻塞,不通则痛,加之患者本身正气不足,使后遗神经痛久久不愈。因此,宋教授临床治疗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重视活血化瘀,兼顾扶助正气。常用药物有当归、延胡索、生地黄、牡丹皮、红藤、三七、苏木等,加用芍药甘草汤以缓急止痛,增强疗效;顾护正气常用黄芪、党参、茯苓、白术、莲子、炒山药、鸡内金、焦麦芽、焦山楂、焦神曲等,通过培补后天之脾胃,起到增强自身正气、抗邪外出之作用。
另外,《素问·至真要大论》云:“诸痛痒疮,皆属于心。”心主血脉,通于夏气而为火脏,属阳中之阳。痛者,气血不通也,不通则痛;痒者,皮表之疾,心为阳而“部于表”;疮者,营血运行失调,壅滞逆乱,瘀而化热所致,故痛、痒、疮皆与心有关。由此,宋教授认为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可从心论治,临床常用重镇安神药增强止痛效果,如龙骨、牡蛎、紫石英、珍珠母、琥珀等。
 
  有研究表明,针灸对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具有明显的治疗优势。宋教授治疗带状疱疹后遗症期以针灸配合中药口服,可增强疗效。本病经脉辨证当属少阳经气不利,运行不畅,阻滞经脉,不通则痛,故针刺少阳经穴及阿是穴,对缓解神经痛效果明显。

4  善用制马钱子
  马钱子味苦性温,有大毒,归肝脾经,有通络止痛、散结消肿之功效。马钱子治疗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多为外用,宋教授则在内服药中酌加0.3~0.6 g制马钱子,无毒副作用,且对带状疱疹愈合及缓解后遗神经痛疗效较好。

5  浮针辅助治疗疼痛

浮针疗法是用一次性浮针等针具在局限性病痛的周围皮下浅筋膜进行扫散等针刺活动的疗法,是传统针灸学和现代医学相结合的产物,具有适应症广、疗效快捷确切、操作方便、经济安全、无不良反应等优点,对临床各科,特别是疼痛的治疗效果较好。宋教授充分发挥浮针快速止痛的优势,用其治疗带状疱疹之疼痛,临床治疗患者数百例,有效率为90%以上。具体操作方法:在病痛周围皮下疏松结缔组织进针,并行左右扫散动作,留针1~2 d,隔日1次。浮针配合中药可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为治疗带状疱疹疼痛的理想选择。

6  病案举例

  女,79岁,2016年3月15日初诊。左侧胁肋部皮疹1周。患者1周前未见明显诱因出现左侧胁肋部皮疹,现皮疹新旧夹杂,疹处红肿热痛,乏力,纳可,眠差,夜间易疼醒,小便灼热、淋漓、疼痛,大便可,舌淡红苔薄黄,舌体胖大,脉弱。中医诊断:蛇串疮,证属肝胆湿热、气滞血瘀。处方:龙胆草6 g,茵陈10 g,泽泻10 g,柴胡6 g,黄柏6 g,苍术10 g,土茯苓30 g,白鲜皮10 g,金钱草10 g,鸡内金10 g,金银花20 g,连翘10 g,当归10 g,生地黄6 g,虎杖10 g,琥珀3 g,制马钱子0.3 g。5剂,日1剂,每剂水煎分两次服用。另对新生之皮疹使用烧棉法治疗。2016年3月20日二诊:烧棉后多数疱疹萎缩、结痂,仍有少数未破溃,含脓液,纳眠可,小便仍灼热淋漓。上方加石韦10 g、白茅根10 g。7剂,日1剂,每剂水煎分两次服用。对未溃破之疱疹行刺血拔罐治疗。2016年3月27日三诊:症状较前减轻,稍疼痛。上方加牡丹皮10 g、全蝎3 g。7剂,日1剂,每剂水煎分两次服用。阿是穴旁2~3 cm采用浮针治疗,搭配针刺手、足少阳经穴。2016年4月5日四诊:症状明显好转,嘱平时注意饮食,辟邪护正,停药。
 
  按:该患者中医诊断为蛇串疮,辨证为肝胆湿热、气滞血瘀。以龙胆泻肝汤为主方,酌加土茯苓、白鲜皮、金银花、连翘、琥珀、全蝎、制马钱子共奏疏泻肝胆、清热利湿、活血通络之效。又因患者小便不利,遂酌加石韦、金钱草、鸡内金、白茅根利尿通淋。

  此外,宋教授还使用了烧棉法、刺血拔罐、针灸、浮针等疗法,很好地促进了疱疹的愈合。对于初起之带状疱疹,烧棉法可以提高皮损部位的温度,具有开门泄热、以热引热、解毒止痛之功。对于未溃破之带状疱疹,刺血拔罐作用于病灶局部,有活血化瘀、疏通经络、促进气血运行、祛瘀生新之功效。另使用针灸及浮针治疗疼痛,收效迅速。诸法同用,使邪得出、正得复,既缩短了疱疹愈合的时间,又减轻了后遗神经痛,值得临床推广。
 
编者按:该文刊载于《山东中医杂志》2017年第9期,完整原文见链接。
 
责任编辑:毛逸斐
Tag标签: 带状疱疹(30)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