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中医理论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立足“厚势”论经方配伍规律

来源:中医中药秘方网 作者: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2-09
清代棋圣施定庵在《弈理指归》中云: “古人以 弈喻兵, 体用皆合, 此不易之成法” [1] 。 中医自古便有 “用药如用兵” 之说, 王孟英云: “用药如用兵, 善用 兵者, 岳忠武以八百人破杨幺十万; 不善用兵者, 赵括 以二十万受坑于长平” [2] 。 可见, 弈理、 兵法、 岐黄之 术, 皆饱含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 与 “道” 相合, 理同 一贯。

“厚势”概述

在围棋中, 常有“先抑后扬” “不战而屈人之 兵” “薄” “厚” 等涉及中国文化背景的术语名词。 纹 枰对弈, 就是在棋局上研究子和子之间的 “关系” 变 化。 其本质, 是在于研究对立而又统一的黑白两种棋 子 [3] 。 棋分黑白之消长, 兵分敌我之强弱, 气分正邪 之盛衰, 都是在 “道” 的统摄之下 “一阴一阳” 的具 体呈现。

围棋有一术语为 “厚势” , 所谓 “厚势” , 是指无 后顾之忧且对其势力所在范围内发生的战斗有积极 影响的一块棋, 可以封住对方的出路, 在外围筑成铜墙铁壁, 形成比较强大的外势, 用以攻击和威胁对 手。 中医经方配伍, 亦与之同理, 讲究 “厚势” , 笔者 兹就于此, 略陈管见, 与诸同仁相商探讨。

“厚势”运用

1. 量大以成 “厚势” 纹枰对弈, 高手往往善于 建立厚势, 排兵布阵, 下子极有讲究, 厚势犹如一堵 墙, 可攻可守, 对敌方构成极大威胁。 中医方药配伍 讲究 “君、 臣、 佐、 使” , 其中主病之君药, 往往便有 棋局 “厚势” 之意。 张仲景深谙其道, 处方遣药, 法度 森然, 配伍谨严, 场面宏阔, 大开大合, 犹善于君药剂 量上取胜。 其思路从全局出发, 着眼于疾病某关键之 一点, 重手出击, 力使全方结构紧凑, 核心显然, 通过 重用君药以成全方 “厚势” 之蕴味, 如苓桂枣甘汤之 茯苓、 防己地黄汤之生地黄等。 苓桂枣甘汤: 《伤寒论》言: “发汗后, 其人脐 下悸者, 欲作奔豚, 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主之” 。 发 汗不当, 损伤心阳, 心火不能下温肾水, 寒水无以蒸 化而停于下焦, 水气欲动, 犹如奔豚之状, 故脐下 跳动不安。 方中重用茯苓半斤为君, 利水宁心, 以治 水邪上逆。 茯苓, 《神农本草经》云: “甘平, 主胸胁 逆气, 忧恚, 惊邪, 恐悸⋯⋯利小便” , 可知茯苓平 心中惊悸及利水之力兼备, 对于因心阳不振导致的 寒水内停而上冲引发 “脐下悸” “欲作奔豚” 证尤为 适宜。

苓桂枣甘汤证, 其机要为心阳不振, 水饮泛滥, 其心阳欠足尚不足虑, 水饮由下焦上乘心脏却实为可 惧, 症状拟出现 “欲作奔豚” , 时刻皆欲发作之岌岌 可危之象。 张仲景制方大开大合, 井然有序, 故以茯 苓为君, 重用达半斤, 为全书茯苓之最大用量, 重磅 出击, 护心脉以制水邪, 宁心神以平惊悸, 此足以形 成遏制水邪、 平悸宁心之 “厚势” 之局。 其间, 再配以 桂枝、 甘草温通心阳, “桂枝温经脉, 通心阳, 甘草具 有补心气利血脉的作用, 二药相伍, 辛甘化阳” [4] 。 佐 以大枣培土制水, 共收温通心阳、 化气行水之功。 纵 观全方之核心, 全赖半斤茯苓筑成 “厚势” 之铜墙铁 壁, 犹如一道屏障, 制住泛滥成灾之水邪, 以便令桂 枝、 大枣、 甘草等药物相助以发挥各自效用, 而标急 之 “欲作奔豚” 之象, 诚非半斤茯苓之 “厚势” 不足以 安定矣。

2. 厚味以铺“厚势” 围棋经典著作《棋经 十三篇》中多次提到 “势” , 其云: “夫弈棋, 绪多则 势分, 势分则难救” [5] 。 下棋之道, 最贵精思凝神, 排 兵布阵, 重在力量专一, 忌神思不属, 三心二意, 布 子散乱, 势力分散而易致溃败。 此理与医理相同, 制 方之道, 重在主次分明, 首尾呼应, 药药相扣, 合而 成势。 既重君药之一举鼎定, 亦须臣佐辅助以共成大 业, 其法贵乎药力分配得当, 贵贱合宜, “夫弈棋布 势, 务相接连” [5] , 即是此理。

炙甘草汤: 《伤寒论》曰: “伤寒脉结代, 心动 悸, 炙甘草汤主之” 。 患者心阴阳两虚, 感受外邪后, 正气进一步受损。 心阴不足, 则心失所养, 心阳不 足, 则悸然而动。 方中以生地黄一斤、 麦门冬半升、 麻仁半升、 阿胶二两、 大枣三十枚, 以滋养阴液、 宁 心复脉, 再以炙甘草、 桂枝、 人参、 生姜益心气、 通 心阳, 最后佐以清酒以通血脉、 行药势, 发挥滋阴 养血、 通阳复脉之功效。 全方布局宏阔, 法度谨严, 3组药物配伍丝丝入扣, 深合病机契理。 然全方之 重点, 全倾于第一组滋阴养血、 甘寒纯静之品—— 生地黄、 麦冬、 阿胶、麻仁、 大枣, 且用量极大, 众 厚味之药竟相叠加而成全方之 “厚势” , 其阴药形 成之 “厚势” 足以充化生之源泉, 以利桂枝、 人参、 炙草、生姜等少量阳药发挥运动之特质, 正是 “阳 化气, 阴成形” 之谓。 反推之, 若无大队滋阴养血 药构成的 “厚势” 以资化源, 单用益气温阳之品, 实 有伤阴动火之弊。 诚如岳美中云: “阴本主静, 无力 自动, 必凭借阳药主动者, 以推之挽之而激促之, 才能上入于心, 催动血行, 使结代之脉去, 动悸之证 止。 假令阴阳之药平衡, 则濡润不足而燥烈有余, 如 久旱之禾苗, 仅得点滴之雨露, 立见晞干, 又怎能润 枯泽槁” [6] ? 3. 对药以辅“厚势” 《棋经十三篇》有云: “博弈之道, 贵乎谨严” [5] 。 端坐对弈, 最讲究神思 笃定, 平心静气, 排兵布子, 张驰有道。 其莫贵乎于 规矩森严之下亦谙熟权衡之策, 于错综复杂之局亦 通晓灵机活变之理, 师古不泥, 善用其心。 如古语 云: “意旁通者高, 心执一者卑” [5] 。 处方治病, 亦同 此理, 早在 《黄帝内经· 素问》便有训: “审察病机, 勿失气宜” , 强调医者宜细察精详, 体味入深, 谨 慎入微地审察气血之强弱、 邪正之盛衰, 然后立法 处方, 灵机应变, 勿执死理, 千古不易。 此诚上医之 大法。

围棋之 “厚势” , 一是列数子于某地, 直线连 接而成, 形如山峦屏障, 牢不可破, 犹如兵法之长 蛇阵, 足以令对手望而生畏;二是数子集中于某块区域, 各守一隅, 形成犄角之势, 犹如兵法之八 卦阵, 可相互照应, 相为牵制, 令对手不敢冒然侵 犯。 前者有如君药之重用、厚味之铺垫, 后者便如 对药 “姜辛味” “苓术泻” 之配伍, 相依而立, 各守 一隅。

姜、 辛、 味: 张仲景在治疗水饮咳嗽时, 喜用干 姜、 细辛、 五味子三药。 干姜, “主胸满, 咳逆上气” ; 细辛, “主咳逆, 头痛脑动” ; 五味子, “主益气, 咳 逆上气, 劳伤赢瘦” 。 在 《神农本草经》中, 三药皆主 “咳逆” , 然其机制却各有不同。 干姜味辛性大热, 主入中焦, 能除胃冷而守中, 入肺而利气, 专治水毒 结滞诸证; 细辛味辛性温, 虽为手少阴心经之引药, 实乃足少阴肾经之本药, 主治宿饮停水; 五味子性温 五味皆备, 专敛肺气而滋肾水, 收耗散之气。 诸药合 用, 化饮而不燥, 温阳不伤阴。

在排兵布阵上, 干姜温脾肺, 为治咳之来路, 来 路清则咳之源绝矣, 此为一; 五味子使肺气下归于 肾, 为开咳之去路, 去路清则气肃降矣, 此为二; 细 辛外达肺表, 内通少阴, 为斡旋表里、通达内外之 品, 此为三。 三药犹如围棋棋局中的三足鼎立, 垂莲 挂角, 相互照应, 隐然呈犄角之 “厚势” , 实为治痰饮 咳喘之典范。

4. 加减以助 “厚势” 《棋经十三篇》云: “与 其恋子以求生, 不若弃子而取势” [5] 。 棋虽小道, 实与 兵合。 在兵法上, 需有放眼全局之胸怀, 不计较一城 一池得失之气度, 始可言兵。 纹枰对弈, 常有恋子与 取势之矛盾, 高手往往深谋远虑, 宁愿舍弃当前的一 子或数子, 而不愿失去取得厚势之先机, 从而最终获 得决定性的胜利。 此论与医同理, 张仲景拟方, 最常 于用量与加减处见功夫, 每于平淡变化间而见神奇, 如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 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 人参三两新加汤等。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 《伤寒论》云: “服桂枝 汤, 或下之, 仍头项强痛, 翕翕发热, 无汗, 心下满, 微痛, 小便不利者,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主之” 。 本太阳病, 汗出不彻, 而下之, 致水饮停于心下 , 水遏 阳郁, 气水郁结。 阳因水郁, 不达肌表, 则外见 “头项 强痛, 翕翕发热, 无汗” ; 水与阳结, 气化不行, 则内 见 “心下满微痛, 小便不利” 。 其辨证之核心在于 “小 便不利” 一证, 故其治宜利小便以解阳郁。 前服桂枝 汤, 表证已解, 然 “头项强痛, 翕翕发热, 无汗” 等症 形似表证, 却实非表证, 乃水饮阳郁上冲所致, 故去 其表散之桂枝, 而加茯苓、 白术以增其利水饮之功。 仲景之方, 何以被后世尊称为 “方书之祖” ? 盖因其 制方极其精炼讲究, 不无缘增一味一分, 亦无缘减 一分一味。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证, 既然表证已 解, 桂枝已无实用, 故弃之。 然水饮内停心下, 故加 茯苓、 白术, 合原方之芍药、 生姜、 大枣, 以成利水之 “厚势” , 共奏利水通小便之功。

结语 《周易· 系辞》 曰: “易与天地准, 故能弥纶天地 之道” [7] 。 棋艺、 兵法、 医术, 皆理同一贯, 物分阴阳, 谙合天道。 张仲景制方, 务求精炼, 力量专宏, 其对 “厚势” 之运用, 可谓匠心独具。 后世诸多名家, 遣 药组方, 多遵圣意, 讲究于药物剂量、 药性气味、 对 药配伍、 加减曲折处求方之 “厚势” , 以全方之力会 聚一点, 破其病机关键所在, 解决主要矛盾, 则余症 砉然而除, 收峻捷之效。

参 考 文 献

[1] 王韵殊.历代琴棋书画论选译.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2007:45-63

[2] 王孟英.王孟英医学全书.太原: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74 [3] 张东鹏.中国哲学与围棋之道.济南:山东大学,2012

[4] 姚天文,王清亮,刘尽美,等.甘草古今应用规律探究之二.中华 中医药杂志,2015,30(7):2297-2300

[5] 张学士.棋经十三篇.成都:成都时代出版社,2010:16-28

[6] 岳美中.岳美中医案集.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33

[7] 郭彧, 译注.周易.北京:中华书局,2010:36

【作者】 廖华君; 朱章志; 许帅; 曾绘域;
Tag标签: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